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fm3m.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超独裁恶男》最新章节。

龙只觉得自己的骨头好似被人一节一节打断了一样,经脉中的内力好似漏斗中的水,不断散去。他微微张着口,疼得发不出一丝声音。

良久、良久。

天光已明,朝阳从云霞中升起,洒下温暖的光。

泪流尽了,血也流尽了。

龙拉起衣服,遮住半裸的身子,缓缓站起身来,轻轻道:“这是我的命,我不怪你,可我也不想再见到你,就此别过吧。”摇摇晃晃走出繁花盛开、红艳如火的山坳。

半日后,龙渐渐体力不支,背靠着一棵折断多年,布满青苔的树干歇息,在他的脚边,恰有一条溪流缓缓流淌。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龙已深入终南山,难觅方向了。

日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桠、绿叶,照入林中的只有时隐时现的斑驳光点。这些光点落在流动的清澈溪水中,流光跳动,甚是刺眼,却驱不走山林中的秋寒和龙内心和身体上的寒冷。

龙呆呆地看着水光粼粼,沉默无言,脑中空无一物,既不知道该走向何方,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样度过。

忽而,山林外传来一阵阵呼喊声,那声音如泣如诉,充满悔恨。

龙心中一动,抬头向声音来源处看去,随即看向溪流,置之不理,听得声音远了,变得飘忽难闻,才再次抬起头来,心道:“还是不见面的好。”

周遭重归宁静,连鸟雀的叫声都没有。

龙掬起一捧水洗掉了脸上残留的、干涸的泪痕和血污,垂头将头发散在干净的鹅卵石上,任由水流冲刷,束发的木簪已经掉落,不知所踪了。

“咔嚓”,背后传来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龙撩起头发,扭头看到一个魁梧的老者,老者形容脏乱,尴尬地站在原地,脚下是断成两截的树枝,手里紧捏着一条碧绿的小蛇。龙注意到,那小蛇头呈三角形状,是有毒的。龙疑惑:“欧阳锋怎会来这儿?”,还是站起来,恭敬道:“前辈,有何事?”

此时,劫数已过,龙心中对欧阳锋没了忌惮之意,不过将他当成一个长者,至于杀师之仇,在师父死的那一刻便不想再追究了。

命数天定,即是如此。

欧阳锋看了看龙,又看看手中盘曲挣扎的蛇,不自在地踢了踢脚下的树枝,想到了什么的样子,突然指责道:“小娃娃不知道轻重,这深山老林的,怎么一点儿戒心都没有,要不是我,”举起手中的蛇晃了晃,接着道:“要不是我将蛇抓住,你就该被咬死了,哎呀,现在的后生怎么本事都这么差。”似是痛心疾首武林中人难以为继,青黄不接,将手中的蛇儿扔了出去。

龙观欧阳锋神色正常,这段谎话编得有条有理,知他此时并不疯癫,却也不想与他多有纠缠,于是道:“多谢前辈相救,前辈若是无事吩咐,晚辈先行告退。”不作停留,转身就走。

欧阳锋哪里料到龙如此干脆、直接,忙招手道:“小娃娃,别急啊。”

龙停步,转身问道:“前辈有何吩咐?”

欧阳锋挠了挠蓬乱污脏,如针似铁的花白头发,道:“呃••,那个,我儿子找你都快找疯了,要不,你去看看?”

龙眼光一动,心中明了,道:“前辈,你都看到了是不是?”

欧阳锋听龙这般询问,心道:“这孩子脑子真好使,那事说出来跟上街买了趟菜一样平常,脸都不带红的,在这方面,跟我的克儿作风当真有几分相似,唉,不过,我作为一代武林宗师,总不能管小辈的情情爱爱,否则岂不是成了老不修。”吞吞吐吐道:“没看,没看”,忍不住看龙时,对上了龙的眼睛,心中一凛,心道:“这孩子眼光忒寒!”心虚道:“就一眼,一眼。”紧接着补充道:“意外,意外!”

欧阳锋此番确实并非无故来招惹龙。

昨夜,欧阳锋点了龙的穴道之后,前去教杨过《蛤蟆功》和《九阴真经》。但他的《九阴真经》乃是错的,经杨过提点之后,脑中又乱了,发癫逃走。

等奔了一阵到了重阳宫附近后,欧阳锋觉得此地景物熟悉,想来是自己以前来过,脑子又恢复了正常。于是,欧阳锋又折返回去,想要将没教导完的功夫继续传授给杨过,岂料,他才到花丛,就看到了不该看的,惊吓之余,跑到山中躲避。

天亮之后,欧阳锋觉得两个小的估计应该完事了,于是再次折返红花山坳,只见了杨过一人跪在地上,对这一摊血失魂落魄。欧阳锋见龙不在,思及龙与自己死去的儿子欧阳克有几分相似,始终不能释怀,于是也没告诉杨过一声,出来寻找。欧阳锋来无影去无踪,是以杨过一直不曾注意。

龙道:“既然如此,前辈该理解,我不会再见他了,告辞。”转身又走,然而,他自从离开杨过之后,一直奔走未曾疗伤,此时,身体竟发作了起来,一股真气在体内乱窜。龙无力抵抗,头脑发昏,当即倒地,丝丝缕缕的血从他的嘴角流出,染红了溪水。

欧阳锋见龙突然倒地,“哎呦”一声惊呼,赶紧将人扶起,探查之后,暗自心惊,当机立断,与龙单掌相接输送内力,为其理顺气血、疏通脉络。

一番折腾,饶是欧阳锋内力醇厚、强劲,竟整整花去了半天多时间,等到龙气血通畅,脱离险境之时,已到夜深人静。

龙睁开眼睛,见自己靠在欧阳锋身上,知道是欧阳锋救了自己,缓缓道:“多谢•••前辈相救。”

欧阳锋关切道:“娃娃,你受伤太重,我虽然以上乘内功保得你性命无忧,但内中伤患必得服药滋养,否则,调理不当的话,早晚命丧。你别说话,我现在带你下山医治。”抱起龙,狂奔出去,直冲山下,心中感慨:“当年,我若早到一步,我的克儿也不至于命丧,今日,定要救了这个娃娃性命才行。”

欧阳克之死是欧阳锋一生心结,如今,他把对儿子的思念和悔恨都转嫁到了龙的身上,不求别的,只求一份补偿、一份解脱。

欧阳锋乃中原武林四圣之一,疯了之后这几年一直修炼不辍,武功更进一层,仅用了两盏茶功夫便带着龙来到山下镇上。

欧阳锋抱着龙冲进一家客栈,单手抓过一个小二,凶神恶煞,道:“赶紧的,给我准备一间上房。”

这个镇子位于终南山下,乃全真教庇护范围,来往的江湖中人都得给全真教个面子,几乎不生事端。这小二哪里见过这样的恶客,吓得腿肚转筋,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第一时间更新《超独裁恶男》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超级五福开奖系统

道佛归玄

来一场锦上添花

落叶的枯黄

从特种兵开始的万界穿越

乐木华

变身真女神

卖牛皮了

光明古卷·玛雅咒

毛缺久

我有特殊阅读技巧

洛水漪漪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