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85

时间:2019-08-16 来源:www.fm3m.com

  叶老五多次告诫自己,说话留留神,尤其在柳一花面前说话一定不能出什么纰漏,但他几次在她面前说漏嘴了,而每次都被他搪塞过去,化险为夷。

  之前,他向她老实交代过摸过黄小茹的**,看来这次只好又抬出黄小茹了,叶老五心想,所以他咳嗽一下说:“你不是知道的吗?我摸过黄小茹的**,刚才我没讲错,是你理解错了。”

  柳一花说:“你刚才说什么摸过女人之中最好的一个**什么的。”

  她说话也有一点语无伦次了。

  叶老五说:“你真是理解错了,我只是将你的**与黄小茹的**相比啊,其它女孩的**别说摸过,我见也没见过,你说我到哪里去摸别的女孩的**呢?”

  “谁知道你?”柳一花说,但说话的语气比刚才气势汹汹好了许多。

  叶老五走上一步拥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很圆的有弹性,而小小的**好像软绵绵的,或许她开发自己的身体比你早一些时候吧。”

  “你不要*****什么的了,你一早说了N个**了,现在不许你说**了,我耳朵里都生老茧出来哉。”

  “不说可以,但可以摸吧。”他嘻嘻笑着说。

  他使劲摸着她的**。

  “不要动我了,我有正经事与你商量。”柳一花身子又挣扎了一下,叶老五这才收手,说:“是不是你父亲要来苏城的事情?”

  “是的,昨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他说要看我工作的环境,他说我了,说我说得天花乱坠的,他说他不相信,他说他自己亲眼看过了才会相信我说的!”柳一花忧心忡忡地说。

  “你父亲这么会有这种念头?”

  “你不知道他吗?他是大队老书记,他要管那么多人,所以他的想法多着呢?小时候,我挺佩服他的,只是现在大了,才觉得他有些思想跟不上时代,他太落后了。”

  这个时候,柳一花的手机响了,她说,一定又是父亲的电话,我被他逼得焦头烂额。叶老五说,如果你父亲提出要来苏城,你就答应他,让他来吧,天无绝人之路,总归有办法对付你父亲的。柳一花拿过手机一看,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找我做什么呀?”

  原来,黄小茹来电话是告诉她,国庆节她与祝总在隆奇大洒店举办结婚仪式,邀请她与叶老五一起来喝喜酒。

  “黄小茹要结婚了,定在国庆节,邀请我俩去喝喜酒,我说好的!”柳一花对叶老五说。

  “在什么地方?”

  “她说是在隆奇大酒店。”

  “废话,隆奇是个小酒店,结婚放在这种小酒店,气派太小了。”

  “你说人家气派太小了,可是自己呢?连这个小气派也没有,我倒是渴望在这种小酒店也办办我们结婚的仪式,可惜你有N个理由说不行。”

  “我与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你的父亲母亲不出席,你的许多亲戚不会来,你说这结婚仪式有什么意义呢?”

  柳一花闻听此言不说话了,原来不办酒席的原因在于自己。她现在与叶老五过上了夫妻生活,却不想让父母亲知道,她想,等生了小孩才对父母亲说,到时父母亲除了责骂她,大概也没有什么其它办法了。

  “小小肚皮应该很大了吧。”叶老五打破僵局。

  “可能的,她怀孕大概有5个多月了。”柳一花说。

  “她是奉子成婚。”

  “是啊,挺着一个大肚皮,形象不太好,但她心里挺幸福的吧。”

  “应该是的吧。我觉得你也是奉子成婚,你也应该感觉很幸福的!你除了没有这个婚礼仪式,我们不比他们差什么,或许我的厂还比祝总的厂大呢,我们的辉煌在明天,你说是不是?”

  柳一花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

  96

  蒋坤元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43.8

  2019.08.13 03:02

  字数 1258

  叶老五多次告诫自己,说话留留神,尤其在柳一花面前说话一定不能出什么纰漏,但他几次在她面前说漏嘴了,而每次都被他搪塞过去,化险为夷。

  之前,他向她老实交代过摸过黄小茹的**,看来这次只好又抬出黄小茹了,叶老五心想,所以他咳嗽一下说:“你不是知道的吗?我摸过黄小茹的**,刚才我没讲错,是你理解错了。”

  柳一花说:“你刚才说什么摸过女人之中最好的一个**什么的。”

  她说话也有一点语无伦次了。

  叶老五说:“你真是理解错了,我只是将你的**与黄小茹的**相比啊,其它女孩的**别说摸过,我见也没见过,你说我到哪里去摸别的女孩的**呢?”

  “谁知道你?”柳一花说,但说话的语气比刚才气势汹汹好了许多。

  叶老五走上一步拥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很圆的有弹性,而小小的**好像软绵绵的,或许她开发自己的身体比你早一些时候吧。”

  “你不要*****什么的了,你一早说了N个**了,现在不许你说**了,我耳朵里都生老茧出来哉。”

  “不说可以,但可以摸吧。”他嘻嘻笑着说。

  他使劲摸着她的**。

  “不要动我了,我有正经事与你商量。”柳一花身子又挣扎了一下,叶老五这才收手,说:“是不是你父亲要来苏城的事情?”

  “是的,昨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他说要看我工作的环境,他说我了,说我说得天花乱坠的,他说他不相信,他说他自己亲眼看过了才会相信我说的!”柳一花忧心忡忡地说。

  “你父亲这么会有这种念头?”

  “你不知道他吗?他是大队老书记,他要管那么多人,所以他的想法多着呢?小时候,我挺佩服他的,只是现在大了,才觉得他有些思想跟不上时代,他太落后了。”

  这个时候,柳一花的手机响了,她说,一定又是父亲的电话,我被他逼得焦头烂额。叶老五说,如果你父亲提出要来苏城,你就答应他,让他来吧,天无绝人之路,总归有办法对付你父亲的。柳一花拿过手机一看,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找我做什么呀?”

  原来,黄小茹来电话是告诉她,国庆节她与祝总在隆奇大洒店举办结婚仪式,邀请她与叶老五一起来喝喜酒。

  “黄小茹要结婚了,定在国庆节,邀请我俩去喝喜酒,我说好的!”柳一花对叶老五说。

  “在什么地方?”

  “她说是在隆奇大酒店。”

  “废话,隆奇是个小酒店,结婚放在这种小酒店,气派太小了。”

  “你说人家气派太小了,可是自己呢?连这个小气派也没有,我倒是渴望在这种小酒店也办办我们结婚的仪式,可惜你有N个理由说不行。”

  “我与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你的父亲母亲不出席,你的许多亲戚不会来,你说这结婚仪式有什么意义呢?”

  柳一花闻听此言不说话了,原来不办酒席的原因在于自己。她现在与叶老五过上了夫妻生活,却不想让父母亲知道,她想,等生了小孩才对父母亲说,到时父母亲除了责骂她,大概也没有什么其它办法了。

  “小小肚皮应该很大了吧。”叶老五打破僵局。

  “可能的,她怀孕大概有5个多月了。”柳一花说。

  “她是奉子成婚。”

  “是啊,挺着一个大肚皮,形象不太好,但她心里挺幸福的吧。”

  “应该是的吧。我觉得你也是奉子成婚,你也应该感觉很幸福的!你除了没有这个婚礼仪式,我们不比他们差什么,或许我的厂还比祝总的厂大呢,我们的辉煌在明天,你说是不是?”

  柳一花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

  叶老五多次告诫自己,说话留留神,尤其在柳一花面前说话一定不能出什么纰漏,但他几次在她面前说漏嘴了,而每次都被他搪塞过去,化险为夷。

  之前,他向她老实交代过摸过黄小茹的**,看来这次只好又抬出黄小茹了,叶老五心想,所以他咳嗽一下说:“你不是知道的吗?我摸过黄小茹的**,刚才我没讲错,是你理解错了。”

  柳一花说:“你刚才说什么摸过女人之中最好的一个**什么的。”

  她说话也有一点语无伦次了。

  叶老五说:“你真是理解错了,我只是将你的**与黄小茹的**相比啊,其它女孩的**别说摸过,我见也没见过,你说我到哪里去摸别的女孩的**呢?”

  “谁知道你?”柳一花说,但说话的语气比刚才气势汹汹好了许多。

  叶老五走上一步拥抱她,她没有挣扎。

  “你的**很圆的有弹性,而小小的**好像软绵绵的,或许她开发自己的身体比你早一些时候吧。”

  “你不要*****什么的了,你一早说了N个**了,现在不许你说**了,我耳朵里都生老茧出来哉。”

  “不说可以,但可以摸吧。”他嘻嘻笑着说。

  他使劲摸着她的**。

  “不要动我了,我有正经事与你商量。”柳一花身子又挣扎了一下,叶老五这才收手,说:“是不是你父亲要来苏城的事情?”

  “是的,昨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他说要看我工作的环境,他说我了,说我说得天花乱坠的,他说他不相信,他说他自己亲眼看过了才会相信我说的!”柳一花忧心忡忡地说。

  “你父亲这么会有这种念头?”

  “你不知道他吗?他是大队老书记,他要管那么多人,所以他的想法多着呢?小时候,我挺佩服他的,只是现在大了,才觉得他有些思想跟不上时代,他太落后了。”

  这个时候,柳一花的手机响了,她说,一定又是父亲的电话,我被他逼得焦头烂额。叶老五说,如果你父亲提出要来苏城,你就答应他,让他来吧,天无绝人之路,总归有办法对付你父亲的。柳一花拿过手机一看,说:“不是父亲,是黄小茹的电话,她找我做什么呀?”

  原来,黄小茹来电话是告诉她,国庆节她与祝总在隆奇大洒店举办结婚仪式,邀请她与叶老五一起来喝喜酒。

  “黄小茹要结婚了,定在国庆节,邀请我俩去喝喜酒,我说好的!”柳一花对叶老五说。

  “在什么地方?”

  “她说是在隆奇大酒店。”

  “废话,隆奇是个小酒店,结婚放在这种小酒店,气派太小了。”

  “你说人家气派太小了,可是自己呢?连这个小气派也没有,我倒是渴望在这种小酒店也办办我们结婚的仪式,可惜你有N个理由说不行。”

  “我与他们不一样,因为如果我们结婚,你的父亲母亲不出席,你的许多亲戚不会来,你说这结婚仪式有什么意义呢?”

  柳一花闻听此言不说话了,原来不办酒席的原因在于自己。她现在与叶老五过上了夫妻生活,却不想让父母亲知道,她想,等生了小孩才对父母亲说,到时父母亲除了责骂她,大概也没有什么其它办法了。

  “小小肚皮应该很大了吧。”叶老五打破僵局。

  “可能的,她怀孕大概有5个多月了。”柳一花说。

  “她是奉子成婚。”

  “是啊,挺着一个大肚皮,形象不太好,但她心里挺幸福的吧。”

  “应该是的吧。我觉得你也是奉子成婚,你也应该感觉很幸福的!你除了没有这个婚礼仪式,我们不比他们差什么,或许我的厂还比祝总的厂大呢,我们的辉煌在明天,你说是不是?”

  柳一花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