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车 · 论势 || 搞评测,贵在始终守真 | 中国汽车报

时间:2019-09-04 来源:www.fm3m.com

  中国汽车报4天前我要分享

  

  目前,车市沉闷,但搞测评的领域却热闹起来了,竞争激烈,形成两组队伍捉对儿厮杀的局面。8月18日,中国新能源汽车评价规程(CEVE)在京发布,与2017年诞生的EV-TEST(电动汽车测评)形成直接竞争关系。

  早在1999年,仿照E-NCAP(欧洲新车评价规程)、J-NCAP(日本新车评价规程),C-NCAP(中国新车评价规程)被推出。从此,C-NCAP在行业内独领风骚近20年。去年1月,C-IASI(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冒了出来,并于当年9月发布第一批测评结果,叫板C-NCAP。它不叫规程,而是叫指数,一时让人颇感诧异;这倒还属其次,关键是它“跨界打劫”,不是由一家汽车行业机构牵头在搞,而是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牵头,意在效仿美国公路保险协会的IIHS。近几年,凭借着更加严苛的碰撞标准,比如25%正面碰撞硬壁项目的设立,IIHS的声誉盖过了老牌的NHTSA(美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测评。民间测评盖过了政府测评,显然,C-IASI意在成为中国版IIHS。

  在传统燃油车被动安全性能测评领域出现捉对儿厮杀之后不久,竞争的战火迅速引燃到新能源汽车领域。前年,EV-TEST(电动汽车测评)率先亮相,最先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测评。今年4月,EV-TEST扩展测评内容,不只是测评安全性能,还要测评续驶里程、动力、操控、舒适、便利性等性能。然而仅时隔4个月,EV-TEST就迎来了竞争对手,即本文开头所说的CEVE。凑巧的是,CEVE的测评项目也几乎涵盖了新能源汽车动态性能的各个方面。

  无论是C-IASI挑战C-NCAP,还是CEVE对阵EV-TEST,四家机构都声称其宗旨是为广大消费者服务,要给全国人民买车提供一份权威的参考资料。显然,这种捉对儿厮杀的局面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以后大家选车前做功课,可以拿着四家发布的测评成绩比对着看。当然,数不胜数的车圈自媒体从此也多了一个嚼舌头的话题。其实,近年来,很多媒体及车迷就把IIHS和NHTSA比照着看。没想到的是,以后比完美国两家、欧日各一家,还要比一比国内这四家;对于媒体来说,比完传统车,还要比新能源车,功课着实不轻。不过,这也给勤快的媒体人士存下了一道常备选题:定期把6家的测评结果捋一捋,出个总报告,以便消费者一表在手、了然于胸。

  读罢CEVE诞生的新闻,笔者最想说的是:“勿忘使命,守身如玉。”这是什么意思呢?一时真易,始终真难。既然四家评测机构决心投入巨资,长年累月地搞评测,为国人提供公益性服务,那就应该坚守初心、不忘使命,始终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想消费者之所想,自始至终坚决消除金钱和人情的羁绊,客观、真实、不掺假、周到地做测评,堂堂正正干事业,不出“金钱数据”和“人情数据”,以诚信立身,以此增加测评数据的含金量,进而提升品牌影响力。

  四家机构都说自己的测评车辆是自掏腰包购自专卖店,这从形式上排除了厂家在车上做手脚的可能性。不过,由于测评手段的差异性,有些数据可能彼此不同。但是,对于同一款车来说,多数数据和关键数据不应有较大差别。否则,难免媒体、业界和消费者怀疑数据水份来自利益诱惑。

  最近,想必各大企业也在紧张有序地推进“主题教育活动”。将这个活动与测评竞争联系起来,笔者想起了“窑洞对”,觉得有必要再简述一番,奉送给四家测评机构。1945年10月,黄炎培出版《延安归来》一书。其中写道:“有一回,毛泽东问我感想怎样?我答: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我想:这话是对的。”

  评测报告自然要接受媒体及车迷的挑剔和监督,笔者希望这种“评价的评价”能够被视为成长为世界顶级品牌的最强动力。笔者觉得,既然四家机构都已竖起大旗、拉起队伍、公开叫板,那就拿成果说话,当面锣对面鼓地干一场,无需再遮遮掩掩。笔者进而建议:其一要尽快推出电磁辐射测评成绩。如果说电池起火是“速杀”,电磁辐射则是“慢杀”,危害性不言而喻。其二是进一步从实际的城市工况出发调整能耗测评项目。其三,将测评项目分为一般项目和特色项目两大类,各家使用一致的一般项目名称,以便于消费者作比较,这样一来,是不是更能说明大家很有消费者意识呢?

  文:秦淑文 编辑:李卿 版式:蒙轩

  

  爆料热线:

  010-;

  收藏举报投诉

  

  目前,车市沉闷,但搞测评的领域却热闹起来了,竞争激烈,形成两组队伍捉对儿厮杀的局面。8月18日,中国新能源汽车评价规程(CEVE)在京发布,与2017年诞生的EV-TEST(电动汽车测评)形成直接竞争关系。

  早在1999年,仿照E-NCAP(欧洲新车评价规程)、J-NCAP(日本新车评价规程),C-NCAP(中国新车评价规程)被推出。从此,C-NCAP在行业内独领风骚近20年。去年1月,C-IASI(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冒了出来,并于当年9月发布第一批测评结果,叫板C-NCAP。它不叫规程,而是叫指数,一时让人颇感诧异;这倒还属其次,关键是它“跨界打劫”,不是由一家汽车行业机构牵头在搞,而是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牵头,意在效仿美国公路保险协会的IIHS。近几年,凭借着更加严苛的碰撞标准,比如25%正面碰撞硬壁项目的设立,IIHS的声誉盖过了老牌的NHTSA(美国高速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测评。民间测评盖过了政府测评,显然,C-IASI意在成为中国版IIHS。

  在传统燃油车被动安全性能测评领域出现捉对儿厮杀之后不久,竞争的战火迅速引燃到新能源汽车领域。前年,EV-TEST(电动汽车测评)率先亮相,最先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测评。今年4月,EV-TEST扩展测评内容,不只是测评安全性能,还要测评续驶里程、动力、操控、舒适、便利性等性能。然而仅时隔4个月,EV-TEST就迎来了竞争对手,即本文开头所说的CEVE。凑巧的是,CEVE的测评项目也几乎涵盖了新能源汽车动态性能的各个方面。

  无论是C-IASI挑战C-NCAP,还是CEVE对阵EV-TEST,四家机构都声称其宗旨是为广大消费者服务,要给全国人民买车提供一份权威的参考资料。显然,这种捉对儿厮杀的局面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以后大家选车前做功课,可以拿着四家发布的测评成绩比对着看。当然,数不胜数的车圈自媒体从此也多了一个嚼舌头的话题。其实,近年来,很多媒体及车迷就把IIHS和NHTSA比照着看。没想到的是,以后比完美国两家、欧日各一家,还要比一比国内这四家;对于媒体来说,比完传统车,还要比新能源车,功课着实不轻。不过,这也给勤快的媒体人士存下了一道常备选题:定期把6家的测评结果捋一捋,出个总报告,以便消费者一表在手、了然于胸。

  读罢CEVE诞生的新闻,笔者最想说的是:“勿忘使命,守身如玉。”这是什么意思呢?一时真易,始终真难。既然四家评测机构决心投入巨资,长年累月地搞评测,为国人提供公益性服务,那就应该坚守初心、不忘使命,始终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想消费者之所想,自始至终坚决消除金钱和人情的羁绊,客观、真实、不掺假、周到地做测评,堂堂正正干事业,不出“金钱数据”和“人情数据”,以诚信立身,以此增加测评数据的含金量,进而提升品牌影响力。

  四家机构都说自己的测评车辆是自掏腰包购自专卖店,这从形式上排除了厂家在车上做手脚的可能性。不过,由于测评手段的差异性,有些数据可能彼此不同。但是,对于同一款车来说,多数数据和关键数据不应有较大差别。否则,难免媒体、业界和消费者怀疑数据水份来自利益诱惑。

  最近,想必各大企业也在紧张有序地推进“主题教育活动”。将这个活动与测评竞争联系起来,笔者想起了“窑洞对”,觉得有必要再简述一番,奉送给四家测评机构。1945年10月,黄炎培出版《延安归来》一书。其中写道:“有一回,毛泽东问我感想怎样?我答: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我想:这话是对的。”

  评测报告自然要接受媒体及车迷的挑剔和监督,笔者希望这种“评价的评价”能够被视为成长为世界顶级品牌的最强动力。笔者觉得,既然四家机构都已竖起大旗、拉起队伍、公开叫板,那就拿成果说话,当面锣对面鼓地干一场,无需再遮遮掩掩。笔者进而建议:其一要尽快推出电磁辐射测评成绩。如果说电池起火是“速杀”,电磁辐射则是“慢杀”,危害性不言而喻。其二是进一步从实际的城市工况出发调整能耗测评项目。其三,将测评项目分为一般项目和特色项目两大类,各家使用一致的一般项目名称,以便于消费者作比较,这样一来,是不是更能说明大家很有消费者意识呢?

  文:秦淑文 编辑:李卿 版式:蒙轩

  

  爆料热线:

  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