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庭院的和谐之美:高雅与世俗的妥协

时间:2019-09-13 来源:www.fm3m.com

  人民出版社4天前我要分享慢享生活,使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着自身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而庭院恰是将“自然、人、社会”三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如何利用庭院中的绿色植物将“自然、人、社会”和谐地联系在一起呢?古人似乎找到了答案。

  庭院不管是大小、繁简,绿植总是其中最具生命活力的要素。在中国的传统庭院中,绿植的品种非常多,栽植也各异其趣。主要的品类有:

  树木类,如:松、柏、竹、柳之类。其审美角度的功能大致有二:一是配景,即与周围建筑形成合理的搭配;二是生色,即作为周围建筑或景致的必要点缀,为之增色。还有一个兼有审美和实用的功能,就是遮阴,如朱景玄诗云:“未肯惭桃李,成阴不待春。”

  

  花草类,品种更多些,如:牡丹、芍药、海棠、菊、莲、水仙、梅等等。被誉为“古代造园艺术双璧”之一的《长物志》就在卷二中列举了 39 种花木。

  这些花,古人既要用它来点缀庭院,又要用它来表达某些特定的用意。

  如苏轼诗云:“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烧高烛照红妆”,是以美人喻海棠;王淇诗云:“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是以梅花象征甘守清贫的君子;韩愈的《题榴花》中:“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苍苔落绛英”,是以榴花象征人才。

  

  在庭院绿植的选择上,首先是要体现因地制宜的原则。

  《园冶》中曾经提出:“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堤,栽梅绕屋,结茅竹里,浚一派之长源;障锦山屏,列千寻之耸翠。”可见,传统庭院中种植植物,是需要根据不同的环境、位置来确定的。唐代白居易在《秦中吟》中曾做过如下描述:“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栏。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

  

  在植物的配置方式上,庭院与园林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同于园林。园林突出浓缩自然,庭院则是微缩自然、以小见大;园林主要用来悦目,庭院则重在赏心。

  为达到移步换景的目的,庭院的植物栽植要将大自然中的天地山川化为“胸中丘壑”,将植物与建筑主体、假山、池沼等巧妙配合,尽量做到浑然天成、不着斧凿之痕。从而形成“小庭院、大世界”的效果,力求欣赏者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到的总是一幅画。

  

  当然,最重要的是,绿植的选择要体现主人的性情与品位。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黛玉的潇湘馆庭院中植满湘妃竹,竹竿之上长满斑痕,传说为湘妃眼泪所化,暗指黛玉以泪还情。当然,黛玉住处不种花,因为以她的孤高如何还能看上那些妖艳货色。

  

  宝钗的蘅芜苑院中也不种花,倒是种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仙草。而她本人,也从不在头饰上戴花,这一点她与黛玉颇似。

  宝钗在红楼群芳之中,无论是容貌还是丰腴体态以及她宽厚大器的性格,都堪比牡丹,足以“艳压群芳”,所以蘅芜苑中当然不需要再有其他花木,宝钗当然也不会入眼其他的花朵。

  

  探春居住的秋爽斋庭院之中种的是芭蕉。“蕉叶覆鹿”“蕉叶题诗”,与芭蕉有关的文人墨客风雅之事不胜枚举,古人认为蕉叶之清雅仅次于荷,将其视为圣洁之物,芭蕉更为“五清”之一,“能韵人而免于俗,与竹同功”,正与这位自尊自爱、有胆有识、文采菁华令人见之忘俗的贾府三姑娘相吻合。庭院中不同的植物,反映的是人物的性格与命运。

  

  文人庭院中的绿植本是一种雅趣,难免与世俗发生碰撞。当然,这种碰撞基本上还是柔性的,于是就成了一种“和谐的妥协”。所以我们会发现,大多数庭院绿植首先是在世俗文化中能够讨得好口彩的,如:以牡丹寓意富贵,以石榴祈愿多子,以柿子譬喻如意等。

  当然植物的选择也还应体现高雅的文人气息,具有诗情画意,赋草木以人性,突出其象征意义,如:以莲花象征高洁,以老梅代表坚贞等。

  

  点赞本文!收藏举报投诉

  慢享生活,使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着自身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而庭院恰是将“自然、人、社会”三者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如何利用庭院中的绿色植物将“自然、人、社会”和谐地联系在一起呢?古人似乎找到了答案。

  庭院不管是大小、繁简,绿植总是其中最具生命活力的要素。在中国的传统庭院中,绿植的品种非常多,栽植也各异其趣。主要的品类有:

  树木类,如:松、柏、竹、柳之类。其审美角度的功能大致有二:一是配景,即与周围建筑形成合理的搭配;二是生色,即作为周围建筑或景致的必要点缀,为之增色。还有一个兼有审美和实用的功能,就是遮阴,如朱景玄诗云:“未肯惭桃李,成阴不待春。”

  

  花草类,品种更多些,如:牡丹、芍药、海棠、菊、莲、水仙、梅等等。被誉为“古代造园艺术双璧”之一的《长物志》就在卷二中列举了 39 种花木。

  这些花,古人既要用它来点缀庭院,又要用它来表达某些特定的用意。

  如苏轼诗云:“只恐夜深花睡去,更烧高烛照红妆”,是以美人喻海棠;王淇诗云:“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是以梅花象征甘守清贫的君子;韩愈的《题榴花》中:“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苍苔落绛英”,是以榴花象征人才。

  

  在庭院绿植的选择上,首先是要体现因地制宜的原则。

  《园冶》中曾经提出:“梧阴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堤,栽梅绕屋,结茅竹里,浚一派之长源;障锦山屏,列千寻之耸翠。”可见,传统庭院中种植植物,是需要根据不同的环境、位置来确定的。唐代白居易在《秦中吟》中曾做过如下描述:“绕廊紫藤架,夹砌红药栏。攀枝摘樱桃,带花移牡丹。”

  

  在植物的配置方式上,庭院与园林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同于园林。园林突出浓缩自然,庭院则是微缩自然、以小见大;园林主要用来悦目,庭院则重在赏心。

  为达到移步换景的目的,庭院的植物栽植要将大自然中的天地山川化为“胸中丘壑”,将植物与建筑主体、假山、池沼等巧妙配合,尽量做到浑然天成、不着斧凿之痕。从而形成“小庭院、大世界”的效果,力求欣赏者无论站在哪个角度,看到的总是一幅画。

  

  当然,最重要的是,绿植的选择要体现主人的性情与品位。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黛玉的潇湘馆庭院中植满湘妃竹,竹竿之上长满斑痕,传说为湘妃眼泪所化,暗指黛玉以泪还情。当然,黛玉住处不种花,因为以她的孤高如何还能看上那些妖艳货色。

  

  宝钗的蘅芜苑院中也不种花,倒是种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仙草。而她本人,也从不在头饰上戴花,这一点她与黛玉颇似。

  宝钗在红楼群芳之中,无论是容貌还是丰腴体态以及她宽厚大器的性格,都堪比牡丹,足以“艳压群芳”,所以蘅芜苑中当然不需要再有其他花木,宝钗当然也不会入眼其他的花朵。

  

  探春居住的秋爽斋庭院之中种的是芭蕉。“蕉叶覆鹿”“蕉叶题诗”,与芭蕉有关的文人墨客风雅之事不胜枚举,古人认为蕉叶之清雅仅次于荷,将其视为圣洁之物,芭蕉更为“五清”之一,“能韵人而免于俗,与竹同功”,正与这位自尊自爱、有胆有识、文采菁华令人见之忘俗的贾府三姑娘相吻合。庭院中不同的植物,反映的是人物的性格与命运。

  

  文人庭院中的绿植本是一种雅趣,难免与世俗发生碰撞。当然,这种碰撞基本上还是柔性的,于是就成了一种“和谐的妥协”。所以我们会发现,大多数庭院绿植首先是在世俗文化中能够讨得好口彩的,如:以牡丹寓意富贵,以石榴祈愿多子,以柿子譬喻如意等。

  当然植物的选择也还应体现高雅的文人气息,具有诗情画意,赋草木以人性,突出其象征意义,如:以莲花象征高洁,以老梅代表坚贞等。

  

  点赞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