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少年为买网游装备 竟监禁5位少女强迫卖身

时间:2019-11-15 来源:www.fm3m.com

一起小型非法拘留案件导致一个由15人组成的卖淫团伙被捕(10名组织者和5名妓女) 在这个卖淫圈里,最大的只有24岁,最小的只有16岁。他们定期工作,按日领取“工资”。 他们聚在一起,除了提供基本的生活、食物和衣服,他们几乎所有的收入和精力都用于网络游戏和疯狂的游戏。

包括妓女在内的帮派成员大多是“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出生在农村地区,辍学后外出工作。 这是他们中的弱势群体,他们为什么要走犯罪之路?记者专门从江苏省宜兴市检察院获悉,包括陈俊在内的10名妓女因涉嫌组织卖淫、非法拘禁、强迫卖淫和协助组织卖淫而被起诉。

在这个卖淫圈里,最大的是24岁,最小的是16岁。 (互联网地图)

非法拘留导致一个15人的卖淫团伙

2012年12月14日下午23: 00左右,江苏省宜兴市一家理发店的员工段田站在店外与同事打架。不知身后,一辆藏在路边的汽车投下了五双冷漠而残忍的眼睛。 在警察的命令下,五个人拿着刀和棍子冲向段田和他的同事,并迅速把段田带上车逃跑。

遭到殴打和折磨后,段田终于意识到这五个人是来找小赖的。 段天最近在理发店遇到的一位客人小赖自称来自云南。他15岁时辍学,在苏州的一家KTV当歌手。 在与小赖的聊天中,段田得知小赖来到宜兴会见男网友东东(微博)

段田从绑匪的拷问中得知,这五个人是小赖的男性网民“东东”和他的同伙。 原来,东东引诱小赖到宜兴后,她控制了小赖,强迫她在宜兴卖淫。 小赖拒绝让步,假装留下来,然后抓住机会逃跑。 为了找到小赖,“东东”绑架了段天,段天经常为小赖做头发,而且和他关系密切,希望从他的嘴里找到小赖的下落。

2012年12月14日晚至12月15日上午,“东东”和他的同伙在殴打和威胁段田的同时,开车带段田到浙江桐乡、苏州等地寻找小赖。最终,他们回到宜兴,但没有成功,并释放了段天后,控制了他的个人自由11个小时。

15日中午,段田向公安机关报案。 根据段田的身份,“东东”当晚被警方逮捕。 审讯后,“东东”被命名为吴彤,他讲述了他与陈俊、孙晓波和其他人被非法拘留一段时间的事实。 与此同时,他还承认自己是以陈俊为首的卖淫集团的成员之一。该团伙非法控制五名妇女组织卖淫活动。

2013年1月7日,警方在昆山市一处住宅区的出租屋逮捕了四名黑帮成员,其中包括“大哥”陈俊和王星。 接下来的一个月,警察在几个网吧逮捕了卖淫团伙的剩余成员。 迄今为止,一个由15名成员组成的卖淫团伙因一起小型非法拘留案件而浮出水面。 “”团伙成员大多是“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出生在农村地区,辍学后外出工作。 (互联网地图)

正规定点“工作”报酬

虽然陈俊只有24岁,但出生于89年,是整个卖淫圈的真正老大,因为整个卖淫圈的其他主要成员和五名妓女都出生于90年代。

根据陈俊的说法,2011年,只有一名初中生从射阳县来到昆山市工作,遇到了从事组织卖淫的周杰。 在“周杰”的指导下,陈俊帮助周杰卖淫,帮助其招妓并发放名片。她每天挣200元 由于昆山经营状况不佳,陈军带了两名妓女到宜兴“开拓新市场”,并效仿周洁的模式。

2012年3月至2013年1月,陈俊正式开始工作,印刷了2500多张招徕名片,同时将宜兴市丁蜀镇的一家酒店的几间客房包装成据点。 每天下午4点到5点之间,陈俊带着他的男人和妓女去一家叫做“工作”的固定网吧等候

后来,当陈俊开自己的车或租人力车送他的人时,杨、孙晓波、朱龙、吴彤和王草等人向宜兴市宜城街和丁蜀镇的酒店分发了名片。 发完名片后,他们回到网吧,一边上网一边等待“生意”。 一旦“客人”打电话,陈俊将在价格确定后安排一辆车将妓女运送到指定的卖淫场所。 每天从网吧“工作”到凌晨4点左右,人群都会返回酒店住宿。

根据承包商检察官王雪涛的说法,陈俊作为老大,在团队中有一个超然的位置,他的讲话从不打折扣。必须实施所有规则集。 如果他的人做得不好,陈俊会痛骂他们并亲自管理他们。 小赖不想继续工作。陈俊不仅带领他的手下把他灌醉,还开车送他去偏远的地方殴打和虐待他。他和他的团伙成员在车里强奸了小赖两次,最终成功地“说服”了小赖。 吴彤在守卫小赖时犯了一个错误,看不见其他人。他也立即遭到陈俊的殴打和责骂。

在资金管理和分配方面,每个人都听从陈丁俊制定的“规则”。 除了妓女,黑帮成员主要分为包车、包房和名片。陈俊已经为每个劳动部门制定了明确的收入标准。 每次卖淫后,妓女可以从妓女那里得到一半的钱。负责嫖客的300元,负责发放招妓名片的100元,每天负责嫖客的开车。 “工资”每天都没有拖欠。

生意好的时候,帮派成员还邀请一些在网吧上网的初高中毕业生帮忙分发名片。 因为收入立即兑现,这些无所事事的社会工作者愿意帮忙,并不介意“生意”是否合法。

Network Map

一对一管理“稳定可靠”

在对黑帮成员和妓女的调查中,检察官发现每个妓女都有相应的负责人,其中朱龙负责陪同妓女婷婷,王星负责运送肖梅,孙晓波负责运送萧静,吴彤负责守护小赖以防逃脱 王军本人负责小惠的管理

据该团伙成员石洋称,陈俊在该团伙中的职位为33,354人,这既是一种监督和管理关系,也是男女双方的朋友。 对于这些有“女朋友”的帮派成员来说,他们“除了好好照顾他们的女朋友什么也做不了”。 “

这种男女朋友一对一的管理模式可以说是陈俊自己实践和探索的 当陈俊和女友小惠第一次来到宜兴时,小惠也出去卖淫挣钱养活陈俊。随着陈俊业务的扩大,小惠开始减少卖淫人数,反而帮助陈俊接电话、管理账目和安排妓女工作。

陈俊发现这种男女朋友的模式非常稳定和可靠:它不仅有利于妓女的管理,而且使妓女愿意从事卖淫活动,降低了自发报案的风险。

妓女萧静最初在昆山电子厂实习。2012年4月和5月,萧静在一家网吧遇到了黑帮成员孙晓波。 两人很快成为朋友,并跟随陈俊来到宜兴。 虽然孙晓波一开始建议萧静卖淫赚钱,但萧静很难接受。 然而,为了抓住男朋友的心并为两人提供收入来源,萧静最终同意通过卖淫赚钱。

黑帮成员王星的女朋友小梅今年才18岁。2012年10月,小梅在王星的领导下加入了陈俊帮,成为一名妓女,直到与王星成为男女朋友仅两个月后犯罪。

面对与自己处境相同的小赖,身为女性的萧静和肖梅不仅没有任何警告或同情,反而成为游说者,帮助说服小赖服从。 他们不知道他们一直依赖的男朋友只是把他们当成赚钱的工具。

案发后,吴彤在回忆陈俊强奸小赖时承认,他对一直在呼救的小赖感到有点遗憾。然而,他的同伴们说服了他:“我背对着汽车后备箱站着,其他人在我旁边启发我,告诉我不要太认真。不管怎样,女人正在帮助我们赚钱。” 所以,对于女友小赖的恳求,吴彤终于“无视了她”。"

多种因素导致“新生代农民工”价值观扭曲

据检察官王雪涛称,陈俊团伙聚集在一起通过卖淫赚取收入。除了提供基本的食物和衣服,他们几乎所有的花费和精力都花在了网络游戏和疯狂的游戏上。 包括妓女在内的团伙成员大多是“新生代农民工”,他们出生在农村地区,辍学后外出工作。与上一代农民工相比,具有一定学历的农民工对物质和精神享受要求较高,但工作容忍度明显较低。

“‘当新生代农民工渴望尽快融入发达城市时,他们缺乏劳动技能导致社会对他们的接受度下降,从而导致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巨大差距。" 王雪涛说

王雪涛说,组织卖淫以几何级数扩大了个人卖淫的危害,并导致了更多的非法和犯罪行为。 “为了找到妓女,陈俊和其他人诉诸强奸迫使年轻妇女卖淫。为了寻找逃脱的妓女,他们诉诸非法拘留来胁迫他人。组织卖淫产生的其他犯罪行为已成为严重危及社会和平的不稳定因素。”

与此同时,像陈俊这样的卖淫集团的出现为卖淫提供了企业管理、安全保障和稳定的后勤供应,从而扩大了这一犯罪的危害。 当该团伙生意兴隆时,许多像“冒险岛”这样的失业青年很快被拉进发放名片的行列,成为卖淫援助的成员,扩大了原有的社会危害性。

“缺乏劳动技能、追求物质享受、生活成本高、对社会歧视漠不关心等因素导致了‘新生代农民工’价值观的扭曲,最终导致他们走上犯罪之路 王雪涛说,全社会应加强正确的舆论宣传和引导,帮助青年人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和金钱观。同时,社会应更加关注“新生代农民工”等特殊群体,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教育机会,加强技能培训,完善城市扶持政策,帮助他们更好、更快地融入社会。 (除了陈俊,其他涉案人员都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