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fm3m.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断长思》最新章节。

而动他的那个人不用说,百分百是忱。

苏倾烟看着碧瑶的目光带着玩味的怜悯,缓缓的走到了她的跟前,看着她抱头嘶嚎的样子,眼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你,你个贱人!”碧瑶痛得撕心裂肺,可是在看到苏倾烟的时候,还是狠狠的骂了一句,眼神恶毒至极,看着苏倾烟的目光好似要将她碎尸万段一般。

“真是只可怜虫。”苏倾烟的语气淡淡的,看着碧瑶那恶毒而痛苦狰狞的脸,语气里带着嫌恶和嘲笑:“当谁的走狗不好,去当他的。”

“不,不许,你这么,骂主人啊——”碧瑶忽然尖叫一声,苏倾烟的目光淡淡的看着两剑插在胸-前的郭首长,眼里平静如水。

念衾好似已经将郭首长的血液给吸干了一般,本来还有点光泽的郭首长,现在变得犹如一个干尸,头发开始发白,皮肤开始溃烂,最后,只剩下了骨头留在那里,而两颗心脏和一些恶心的内脏也逐渐的掉落了下来。

念衾一下子就自动回到了苏倾烟的手里,泛着淡淡的红光,苏倾烟能感觉得到,念衾现在的状态很兴奋,很激动,很满足。

而那骨头还在微微动着,仿佛要表示他还没死一般,骨头一直都在抽搐着。

“呕——”碧瑶在看到郭首长的时候,忍不住恶心得呕吐了起来,而她在呕吐过之后,整个人都变虚脱,脸色发青,还有一些黑色的液体缓缓的从她的嘴巴里流出来。

“不……不……主人说我不会死的,我不会死的!”碧瑶在看到那黑色的液体之时,开始慌乱了起来,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可是却从鼻子眼睛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苏倾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小丑出丑一般,可笑又可怜。

“救,救救我,救救我,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碧瑶感觉到了自己止不住那黑色的液体,急忙朝着苏倾烟求救,眼里满满的都是恐惧,已经没了刚刚那副模样。

苏倾烟面无表情的看着碧瑶,最后,缓缓的蹲下了身子,脸上忽然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碧瑶以为苏倾烟要救她了,想伸手抓住苏倾烟,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使不上力气,浑身无力。

“好啊,我救你。”苏倾烟从空间里拿出了一瓶绿色的液体,在碧瑶疑惑而欣喜的目光下,苏倾烟缓缓的倒在了碧瑶的身上。

紧接着,尖叫声响彻了云霄。

“啊——啊!快,快停下!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诅咒你被自己最亲爱的人杀死!杀死你!你身边的人全部都杀死你!”碧瑶恶狠狠的叫道,整个人都已经变得不堪入目。

苏倾烟眼神一冷,最后直接一瓶直接倒在了她的头上,而她整个人的所有也慢慢的被这绿色液体给腐蚀,最后变成了一个看不清楚面貌和形状的不明物体,趴在地上,惨不忍睹。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请收藏本站最新!

第340:战斗(4)

苏倾烟眼神冷冷的瞥了一眼地上的碧瑶,然后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那被黑色羽翼包裹住的一大片区域,嘴唇微抿。最新最快更新

孙尚相发现四长老不管怎么打都打不死,也逐渐的开始有些疲惫,他的实力按常理说,应该是比四长老现在的实力要强大得多,但是四长老就是打不死。

她身上的窟窿和伤痕已经是数不胜数了,可是她还是犹如刚刚开始一般,像一个不知疲惫傀儡,跌倒,爬起,再进攻。

孙尚相用余光瞥到了苏倾烟那边已经结束了战斗,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抹亮光,在躲避掉四长老的进攻之后,朝着苏倾烟大喊道:“小祖宗,这荡(和谐)妇怎么打不死嗷!”

岳寕在听到这喊声的时候,有些奇异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新奇和玩味,只是这新奇和玩味一闪而过,没人发觉。

孙尚相像是感觉到了岳寕那有些奇异的目光,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却被四长老一道灵力给打飞了,身体撞了好几棵树之后才停了下来。

“……”苏倾烟无语的看着孙尚相,所以这厮刚刚到底是怎么了?

有些奇怪的瞅了岳寕一眼,岳寕只能无辜摊手,笑容无害。

苏倾烟轻叹一口气,在四长老再次冲向孙尚相的时候,苏倾烟已经赶到了孙尚相的前面,将四长老的攻击抵挡住,抽出一只手丢了一个药瓶给孙尚相。

“自己看着吃。”苏倾烟快速的说了一声,持着念衾就跟四长老打起来。

孙尚相看着自己手里的药瓶,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倾烟,他如果没感觉错的话,这应该是药皇级的丹药吧……出手就是一瓶,还看着吃?!

顿时间,孙尚相看苏倾烟的目光已经变成了花无平常看着苏倾烟的目光一样了,活生生的崇拜者就这么诞生了。

“卧槽!”花无在看到孙尚相手里的药瓶的时候,不由得爆了一声粗口,眼红的要命。

看着苏倾烟与四长老的对决,他莫名其妙的想去插一脚怎么办?

撞几棵树换来一瓶药皇级的丹药,让他去撞无数棵他都不介意好吗!

孙尚相捧着那瓶丹药,小心翼翼的拿出一颗,随后将这瓶丹药好好的收起来。

看着那颗白滚滚的丹药,他还真的舍不得就这么一口吞掉,药皇级的丹药啊……这18(和谐)大陆超级稀有的丹药啊……

而苏倾烟一拿就是一瓶,就算是魄胤尊上也不可能直接拿出一瓶啊,除非是月澜大师。

然而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苏倾烟就是月澜大师的徒弟。

叹了口气,刚想把那颗丹药给收起来,他的手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然后直接将那颗丹药给丢进了他的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孙尚相有些恼怒的抬起头,却发现那只手的主人是岳寕。

随即,脸色一变,有些欠揍的笑道:“小岳岳,心疼我嘛?”

岳寕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他缓缓的蹲下,温润的眸子就这么盯着孙尚相,缓缓出声:“白天做梦脑子会有疾病。”

声音温和得犹如三月里的春风,可是却让孙尚相脸上的笑给僵住了,看着岳寕那温和的脸,眼底闪过一抹玩味的笑意:“这是在掩饰事实么?”

“掩饰你其实是个抠的事实?”岳寕的声音温温润润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孙尚相有种想装死的冲动。

什么叫抠,明明那种丹药很珍贵好嘛!

岳寕没在说话,看着他的脸色好了一些之后,起身即将要走,却被孙尚相给拉住了衣角:“我站不起来了,作为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应该做点表示?”

岳寕看着孙尚相那有些虚弱病态的脸,刚想将他背起来,却发现了他眼底闪过的精光,嘴边的弧度有些变味,可是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如春风:“这样啊,那我就作为报恩,将你带回去吧。”

苏倾烟此时此刻算是发现了,四长老打不死的原因也是因为她被灵魂操控术给操控住了,而操控者可能是忱,也可能……是哪只鸦鹰。

苏倾烟最后将念衾插进了四长老的胸口,鲜血喷涌出来,可是却没有一滴是喷在地上的。

念衾的剑身好似是可以自动吸食血液一般,血液如同吸磁铁一般的,就这么直直的染红了念衾的剑身,最后血液逐渐的消失在它的剑身上。

可是苏倾烟的目光却没有看四长老,而是看着那围住了一大半天空的黑色羽翼。

没有任何的影响。

苏倾烟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那快被吸成干尸的四长老,眼底闪过厌恶,这样的四长老更加令人恶心。

瞬间变成了一个怪物老太,尖尖的指甲朝着苏倾烟抓来,念衾一下子就将她的心脏给搅碎了,可是好似并没有什么用,四长老就像丧尸一般,全是黑色的眸子里诡异而恐怖。

“啊——小岳岳你不能这么对我知道吗!我还是个病人!”孙尚相的嚎叫声响起,苏倾烟用水牢将四长老给禁锢住之后丢到了一边,转眼看了一眼孙尚相,差点笑出声。

岳寕的手中握着木元素,包裹着孙尚相的身体,只露出了一个头给他,犹如牵风筝一样,牵着他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孙尚相其实是可以挣脱掉的,可是他却不挣脱,这个让苏倾烟感觉到疑惑,也有些好奇。

孙尚相和岳寕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怎么感觉孙尚相对岳寕的态度很不一般呢……

苏倾烟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在空中嚷嚷着的孙尚相,嘴边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苏倾烟的笑容就止住了,她猛的转过头看向了那黑色的羽翼,眼神有些复杂,有些不安,有些慌乱,刚刚她的心忽然被刺痛了一下,很痛很痛。

第一时间更新《断长思》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山家清供全文

菩萨乘

傻了吧唧逛沈阳

太清妖道

仙房

白日魔仙

黑道教父

心滕玉

五莲电视台直播山东

光说不练

千年情缘三生伴之——卫宁传

菜花朵朵
用户评论
发表时间:2021-08-02 14:13

卧槽,快点,军师来了,后面的一定会更精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