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红昙 105章.筹备兵马,一举出战

时间:2019-07-29 来源:www.fm3m.com

  “那小丫头把我的人劈成了两半。”堂下一个健硕的男子说罢往旁边退开了几步,将身后的尸身显露在堂上之人面前,苦笑道:“只听过坊间传闻,说这丫头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夫,没想到...竟是假的。”

  “此事非虚,只是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罢了。”大岭主抿了抿唇,淡语走向堂下的尸身:“看这行事手段,想来轻易对付不了,妹妹还得多谋算谋算为上。”

  “庙岭崇山峻岭,悬崖峭壁之多非常人可以想象,纵使他们再有本事,难道还能躲过这险峻地势设下的埋伏不成?”小岭主得意地笑了起来,命人殓了堂下的尸身,心情极好:“那日来的华明有人在楼中,所以...”

  “若妹妹早已筹谋妥当,那为兄便拭目以待,且看妹妹你的发挥如何了。”大岭主观摩着新得手的茶盏,脸上浮过一丝满意。

  庙岭四面环山,山岭附近皆是崇山峻岭,地势很是险峻, 两位岭主本意欲将愈轩楼的兵马引进峡谷,利用这地势之便,削减愈轩楼的兵力,但愈轩楼的几位公子自然不能轻易全了他们的心意,早有一番防备。

  为诱他们进犯,庙岭弟子故意落下的暗器上很是详尽地“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叫他们能够一眼识别出前来行刺之人究竟系出何处,以便尽早发/兵犯难。

  “大哥,若非父亲仍能抵挡一阵,恐怕... ”夏砜棱细心地捡起遗落在角落里的袖箭,将有字的一面露出,递到了夏砜槊的面前:“无端来犯,此仇不能不报!”

  “必然要报,只是这无端来犯,弟弟不觉疑点颇多?”夏砜槊接过袖箭,将那袖箭上的字看得很是仔细:“想必其中有诈。”

  “乍不乍的另说,他们这般冒犯我们,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岂非让天下人觉得我们好欺负?”夏砜棱细想,愤愤不平地说道。

  “父亲压制江湖各派由来已久,其中有人不服亦是常事。”夏砜槊将袖箭递回给他,言语很是谨慎:“那庙岭你可有去过?”

  “去过,峡谷和石林很多,若贸然行进,恐有受伏之危。”夏砜棱定睛细想,连忙说道:“他们必然潜伏峡谷,意图攻我们个措手不及。”

  “那...弟弟可有万全之策?”夏砜槊差人替他们添了新茶,试探性地询问着夏砜棱。

  夏砜棱见哥哥问起,便细心地与他言及了自己的想法与筹划,似乎筹备得很是精密。

  夏砜语在演武堂场上与人械斗,正是打得火热,却见近身小厮前来唤他看望楼主,并言及是“夫人吩咐”,他听得这四个字,唯有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对手,不急不慢地往主楼走去。

  “他们在谈论什么?”夏砜语才到主楼,夏砜棱与夏砜槊谈话的声音便入了他的耳。夏砜语一时好奇,情不自禁地凑在了门外,仔细地听了一耳朵,忽然很是不满:“哼,私底下商量立功的计策却不叫我知道,你们俩真是手足情深!”

  “庙岭挑起的事头凭什么不叫我参加?”夏砜语有些气恼,听了大半的话语后再不愿多待着往下听,气呼呼地从屋外路过,又捋了捋情绪,径直走上了主楼,毕恭毕敬地关切着楼主的安危,却仅有简单的几句言语。

  夏砜棱与夏砜槊商量着应对之策,很是入神,几近天黑才将将告一段落,待捋清了思绪脉络后,方才开始着手准备。

  明知对方有意为之,兄弟俩却仍旧选择义无反顾地领人剿灭庙岭,以便出了“这口恶气”。

  大致猜到对方的谋算,夏砜棱本想着反其道而为之,思量再三后,却毅然改了主意,通过那最险峻的峡谷,选择了一条最是凶险的行进路线。

  “爹,这仇不能不报,我与大哥昨儿商议了一套对策,还望父亲可以给予意见和采纳我们的想法。”夏砜棱连夜将自己的筹谋记下,写在了书册上,第二日与夏砜槊一并来到了楼主的面前。

  夏砜棱扯了扯夏砜槊的衣袖,将书册递给了他,示意他紧接着自己之后再说些补充的话语。

  “爹,砜棱已有万全之策,还请父亲过目,那峡谷虽险峻,但最危险的路径或许最是稳妥。”夏砜槊将手里的书册递到了楼主的手里,见楼主翻了几页后,轻声说道:“孩儿认为,他们是有意进犯,特地引我们反攻,故而必会沿路设置障碍。”

  “孩儿料定,他们以为我们不敢走那最险峻的峡谷,故而大可安心通过。”夏砜棱好似成竹在胸,紧接着又道:“为保安全起见,我们兵分几路,混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知道我们要从峡谷通过,引诱他们将埋伏转移到峡谷,而我们...来个偷龙转凤,依旧从庙岭的石林迷阵通过...”

  “万一他们不按你们的想法走该如何?”楼主试探地问道。

  “那...就换成我们按着他们的想法走好了...且将这布局换上一换。”夏砜槊微笑着补充道:“叫上云丫头一块吧,到底会些术法,应当能帮上不小的忙。”

  “嗯!”夏砜棱满意地拼命点头,拽了拽哥哥的衣摆,很是诚恳地看着楼主。

  “那就去吧,记得万事小心。”楼主皱眉斟酌了一阵,一口答应,让夏砜槊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小虎匙,递给夏砜棱:“庙岭地势险要,若迎击不得势,莫要穷追,赶紧撤回!”

  “多谢父亲提点,孩儿谨记。”夏砜棱满意地笑着冲楼主与大哥点头,欢快地握着虎匙,从他们面前走了出去。

  院中拂过一阵浅淡的异香,清甜可人,不禁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四周的花圃里栽满了各种鲜花,无视四季的束缚,并肩绽放,久久不见衰败,恰是一番独特景象。

  花虽是佳期,奈何却非良辰,只好独留鲜艳怒放的群花孤芳自怜,无人赏识。

  “愈轩楼的花怎与临水阁的那般,竟无视了四季更替?”二夫人做足了门面功夫,赶早与夏砜语结伴探望,此时撇开了夏砜语,便与贴身侍女在附近略为走动了一番,很是百无聊赖。

  “叫云姑娘做了些手脚,这花常年绽放,鲜有凋零之机,神奇的很。”楼中分部的一位女队长自此经过,不禁上前提了一嘴:“这花开得艳丽,外头好些江湖小友想瞧来着,可惜总也遇不上个好时候,真是叫人遗憾。”

  二夫人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很是不屑,未再言语,微笑着回应了她一句,欣然从她身边走开,来到不远处的亭子里。

  “哼,左右离不开那臭丫头,她到底哪招人喜欢了,一个个都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二夫人见那女队长走开了去,伸长了脖子看了两眼,随即啐骂道。

  “夫人不喜欢他们提及临水阁那位?”女婢试探地问道,随即又应声附和,不忘添了把干柴:“听说那临水阁本应许给我们公子,谁知中途杀出这么一个截胡的来,也难怪我们老夫人不喜欢她。”

  “还有这种事?”二夫人眼前一亮,不禁追问:“那母亲有何想法?”

  “自然要寻法子打压。”女婢定睛看着二夫人,气定神闲,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狡黠:“若此番与公子出门不能带回功绩,老夫人自有法子埋汰,还怕她嚣张如故?”

  “若带不回功绩... ”二夫人抿唇低语陷入深思,良久迟疑地自问道:“若能叫她们坏了这谋算...岂非更妙?”

  二夫人定睛细想,未再言语,她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心情豁然开朗,优雅地倚在凉亭的梁柱下,不动声色地盘算起了自己的计划。

  四日后,诗云便如他们的约一并随行,她并非主要的兵力,故而不必如旁人那般急切,倒是颇为惬意。

  既是三公子夏砜棱主张起的征讨,自然少不得由他带队,除了莫白与自己颇为相熟的几个分部首领跟随外,夏砜棱倒是备下了几个细作,以作万全之用。

  “砜棱,不知你这局...如何铺排?”莫白三步并作两步,加快速度凑到了夏砜棱的身边,轻声耳语:“可有兵力部署之策?”

  “等到了那,我再告知与你。”夏砜棱冲莫白扬唇浅笑,满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整顿集结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路上,场面无比隆重,每到一处皆在纷纷前来围观的百姓面前洋洋洒洒地经过,阵仗之大令人咂舌称奇。

  从未体会过这般规模庞大的出战,而今是夏砜棱第一次出行,更是叫人觉得威风凛凛,气势宏大。

  愈轩楼不比朝廷,从未有过这般举措,而今便瞬间炸开了锅,骤然人尽皆知。

  “如此大张旗鼓是做什么?”几个分部首领很是不解,心中暗自质疑,不明所以。

  “难道这是故意为之?”

  “有这可能,只是...将自己曝露客乡,恐怕...多有不妥。”

  “或许只是为了耍威风也未可知啊。”

  几个分部首领不禁在后头交头接耳,看着夏砜棱全无心肺地招摇过市,心中不禁颇有微词。

  “你们在说什么?”莫白瞥见他们私下言语,应是料想到了几分,欣然退到了他们身边。

  “你们该不会是在质疑三公子的行事吧?”莫白看见他们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鄙夷神色,阴阳怪气地反问:“你们真当三公子是傻子?”

  “不敢,几位公子行事向来都是稳妥的,只是...我们实在不明这个中所以...”几个分部首领面露尴尬,脸上分明是嫌但却极力辩驳着,心中很是矛盾。

  “既不敢,那便听候差遣足矣,此行...云姑娘也在,自不会叫你们平白丢了性命。”莫白点了点头,逐一轻拍肩膀,又径自快步走了上前。

  96

  朱鸾镜_霜染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9.0

  

  字数 3254

  “那小丫头把我的人劈成了两半。”堂下一个健硕的男子说罢往旁边退开了几步,将身后的尸身显露在堂上之人面前,苦笑道:“只听过坊间传闻,说这丫头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夫,没想到...竟是假的。”

  “此事非虚,只是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罢了。”大岭主抿了抿唇,淡语走向堂下的尸身:“看这行事手段,想来轻易对付不了,妹妹还得多谋算谋算为上。”

  “庙岭崇山峻岭,悬崖峭壁之多非常人可以想象,纵使他们再有本事,难道还能躲过这险峻地势设下的埋伏不成?”小岭主得意地笑了起来,命人殓了堂下的尸身,心情极好:“那日来的华明有人在楼中,所以...”

  “若妹妹早已筹谋妥当,那为兄便拭目以待,且看妹妹你的发挥如何了。”大岭主观摩着新得手的茶盏,脸上浮过一丝满意。

  庙岭四面环山,山岭附近皆是崇山峻岭,地势很是险峻, 两位岭主本意欲将愈轩楼的兵马引进峡谷,利用这地势之便,削减愈轩楼的兵力,但愈轩楼的几位公子自然不能轻易全了他们的心意,早有一番防备。

  为诱他们进犯,庙岭弟子故意落下的暗器上很是详尽地“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叫他们能够一眼识别出前来行刺之人究竟系出何处,以便尽早发/兵犯难。

  “大哥,若非父亲仍能抵挡一阵,恐怕... ”夏砜棱细心地捡起遗落在角落里的袖箭,将有字的一面露出,递到了夏砜槊的面前:“无端来犯,此仇不能不报!”

  “必然要报,只是这无端来犯,弟弟不觉疑点颇多?”夏砜槊接过袖箭,将那袖箭上的字看得很是仔细:“想必其中有诈。”

  “乍不乍的另说,他们这般冒犯我们,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岂非让天下人觉得我们好欺负?”夏砜棱细想,愤愤不平地说道。

  “父亲压制江湖各派由来已久,其中有人不服亦是常事。”夏砜槊将袖箭递回给他,言语很是谨慎:“那庙岭你可有去过?”

  “去过,峡谷和石林很多,若贸然行进,恐有受伏之危。”夏砜棱定睛细想,连忙说道:“他们必然潜伏峡谷,意图攻我们个措手不及。”

  “那...弟弟可有万全之策?”夏砜槊差人替他们添了新茶,试探性地询问着夏砜棱。

  夏砜棱见哥哥问起,便细心地与他言及了自己的想法与筹划,似乎筹备得很是精密。

  夏砜语在演武堂场上与人械斗,正是打得火热,却见近身小厮前来唤他看望楼主,并言及是“夫人吩咐”,他听得这四个字,唯有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对手,不急不慢地往主楼走去。

  “他们在谈论什么?”夏砜语才到主楼,夏砜棱与夏砜槊谈话的声音便入了他的耳。夏砜语一时好奇,情不自禁地凑在了门外,仔细地听了一耳朵,忽然很是不满:“哼,私底下商量立功的计策却不叫我知道,你们俩真是手足情深!”

  “庙岭挑起的事头凭什么不叫我参加?”夏砜语有些气恼,听了大半的话语后再不愿多待着往下听,气呼呼地从屋外路过,又捋了捋情绪,径直走上了主楼,毕恭毕敬地关切着楼主的安危,却仅有简单的几句言语。

  夏砜棱与夏砜槊商量着应对之策,很是入神,几近天黑才将将告一段落,待捋清了思绪脉络后,方才开始着手准备。

  明知对方有意为之,兄弟俩却仍旧选择义无反顾地领人剿灭庙岭,以便出了“这口恶气”。

  大致猜到对方的谋算,夏砜棱本想着反其道而为之,思量再三后,却毅然改了主意,通过那最险峻的峡谷,选择了一条最是凶险的行进路线。

  “爹,这仇不能不报,我与大哥昨儿商议了一套对策,还望父亲可以给予意见和采纳我们的想法。”夏砜棱连夜将自己的筹谋记下,写在了书册上,第二日与夏砜槊一并来到了楼主的面前。

  夏砜棱扯了扯夏砜槊的衣袖,将书册递给了他,示意他紧接着自己之后再说些补充的话语。

  “爹,砜棱已有万全之策,还请父亲过目,那峡谷虽险峻,但最危险的路径或许最是稳妥。”夏砜槊将手里的书册递到了楼主的手里,见楼主翻了几页后,轻声说道:“孩儿认为,他们是有意进犯,特地引我们反攻,故而必会沿路设置障碍。”

  “孩儿料定,他们以为我们不敢走那最险峻的峡谷,故而大可安心通过。”夏砜棱好似成竹在胸,紧接着又道:“为保安全起见,我们兵分几路,混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知道我们要从峡谷通过,引诱他们将埋伏转移到峡谷,而我们...来个偷龙转凤,依旧从庙岭的石林迷阵通过...”

  “万一他们不按你们的想法走该如何?”楼主试探地问道。

  “那...就换成我们按着他们的想法走好了...且将这布局换上一换。”夏砜槊微笑着补充道:“叫上云丫头一块吧,到底会些术法,应当能帮上不小的忙。”

  “嗯!”夏砜棱满意地拼命点头,拽了拽哥哥的衣摆,很是诚恳地看着楼主。

  “那就去吧,记得万事小心。”楼主皱眉斟酌了一阵,一口答应,让夏砜槊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小虎匙,递给夏砜棱:“庙岭地势险要,若迎击不得势,莫要穷追,赶紧撤回!”

  “多谢父亲提点,孩儿谨记。”夏砜棱满意地笑着冲楼主与大哥点头,欢快地握着虎匙,从他们面前走了出去。

  院中拂过一阵浅淡的异香,清甜可人,不禁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四周的花圃里栽满了各种鲜花,无视四季的束缚,并肩绽放,久久不见衰败,恰是一番独特景象。

  花虽是佳期,奈何却非良辰,只好独留鲜艳怒放的群花孤芳自怜,无人赏识。

  “愈轩楼的花怎与临水阁的那般,竟无视了四季更替?”二夫人做足了门面功夫,赶早与夏砜语结伴探望,此时撇开了夏砜语,便与贴身侍女在附近略为走动了一番,很是百无聊赖。

  “叫云姑娘做了些手脚,这花常年绽放,鲜有凋零之机,神奇的很。”楼中分部的一位女队长自此经过,不禁上前提了一嘴:“这花开得艳丽,外头好些江湖小友想瞧来着,可惜总也遇不上个好时候,真是叫人遗憾。”

  二夫人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很是不屑,未再言语,微笑着回应了她一句,欣然从她身边走开,来到不远处的亭子里。

  “哼,左右离不开那臭丫头,她到底哪招人喜欢了,一个个都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二夫人见那女队长走开了去,伸长了脖子看了两眼,随即啐骂道。

  “夫人不喜欢他们提及临水阁那位?”女婢试探地问道,随即又应声附和,不忘添了把干柴:“听说那临水阁本应许给我们公子,谁知中途杀出这么一个截胡的来,也难怪我们老夫人不喜欢她。”

  “还有这种事?”二夫人眼前一亮,不禁追问:“那母亲有何想法?”

  “自然要寻法子打压。”女婢定睛看着二夫人,气定神闲,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狡黠:“若此番与公子出门不能带回功绩,老夫人自有法子埋汰,还怕她嚣张如故?”

  “若带不回功绩... ”二夫人抿唇低语陷入深思,良久迟疑地自问道:“若能叫她们坏了这谋算...岂非更妙?”

  二夫人定睛细想,未再言语,她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心情豁然开朗,优雅地倚在凉亭的梁柱下,不动声色地盘算起了自己的计划。

  四日后,诗云便如他们的约一并随行,她并非主要的兵力,故而不必如旁人那般急切,倒是颇为惬意。

  既是三公子夏砜棱主张起的征讨,自然少不得由他带队,除了莫白与自己颇为相熟的几个分部首领跟随外,夏砜棱倒是备下了几个细作,以作万全之用。

  “砜棱,不知你这局...如何铺排?”莫白三步并作两步,加快速度凑到了夏砜棱的身边,轻声耳语:“可有兵力部署之策?”

  “等到了那,我再告知与你。”夏砜棱冲莫白扬唇浅笑,满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整顿集结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路上,场面无比隆重,每到一处皆在纷纷前来围观的百姓面前洋洋洒洒地经过,阵仗之大令人咂舌称奇。

  从未体会过这般规模庞大的出战,而今是夏砜棱第一次出行,更是叫人觉得威风凛凛,气势宏大。

  愈轩楼不比朝廷,从未有过这般举措,而今便瞬间炸开了锅,骤然人尽皆知。

  “如此大张旗鼓是做什么?”几个分部首领很是不解,心中暗自质疑,不明所以。

  “难道这是故意为之?”

  “有这可能,只是...将自己曝露客乡,恐怕...多有不妥。”

  “或许只是为了耍威风也未可知啊。”

  几个分部首领不禁在后头交头接耳,看着夏砜棱全无心肺地招摇过市,心中不禁颇有微词。

  “你们在说什么?”莫白瞥见他们私下言语,应是料想到了几分,欣然退到了他们身边。

  “你们该不会是在质疑三公子的行事吧?”莫白看见他们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鄙夷神色,阴阳怪气地反问:“你们真当三公子是傻子?”

  “不敢,几位公子行事向来都是稳妥的,只是...我们实在不明这个中所以...”几个分部首领面露尴尬,脸上分明是嫌但却极力辩驳着,心中很是矛盾。

  “既不敢,那便听候差遣足矣,此行...云姑娘也在,自不会叫你们平白丢了性命。”莫白点了点头,逐一轻拍肩膀,又径自快步走了上前。

  “那小丫头把我的人劈成了两半。”堂下一个健硕的男子说罢往旁边退开了几步,将身后的尸身显露在堂上之人面前,苦笑道:“只听过坊间传闻,说这丫头是个心地善良的大夫,没想到...竟是假的。”

  “此事非虚,只是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罢了。”大岭主抿了抿唇,淡语走向堂下的尸身:“看这行事手段,想来轻易对付不了,妹妹还得多谋算谋算为上。”

  “庙岭崇山峻岭,悬崖峭壁之多非常人可以想象,纵使他们再有本事,难道还能躲过这险峻地势设下的埋伏不成?”小岭主得意地笑了起来,命人殓了堂下的尸身,心情极好:“那日来的华明有人在楼中,所以...”

  “若妹妹早已筹谋妥当,那为兄便拭目以待,且看妹妹你的发挥如何了。”大岭主观摩着新得手的茶盏,脸上浮过一丝满意。

  庙岭四面环山,山岭附近皆是崇山峻岭,地势很是险峻, 两位岭主本意欲将愈轩楼的兵马引进峡谷,利用这地势之便,削减愈轩楼的兵力,但愈轩楼的几位公子自然不能轻易全了他们的心意,早有一番防备。

  为诱他们进犯,庙岭弟子故意落下的暗器上很是详尽地“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叫他们能够一眼识别出前来行刺之人究竟系出何处,以便尽早发/兵犯难。

  “大哥,若非父亲仍能抵挡一阵,恐怕... ”夏砜棱细心地捡起遗落在角落里的袖箭,将有字的一面露出,递到了夏砜槊的面前:“无端来犯,此仇不能不报!”

  “必然要报,只是这无端来犯,弟弟不觉疑点颇多?”夏砜槊接过袖箭,将那袖箭上的字看得很是仔细:“想必其中有诈。”

  “乍不乍的另说,他们这般冒犯我们,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岂非让天下人觉得我们好欺负?”夏砜棱细想,愤愤不平地说道。

  “父亲压制江湖各派由来已久,其中有人不服亦是常事。”夏砜槊将袖箭递回给他,言语很是谨慎:“那庙岭你可有去过?”

  “去过,峡谷和石林很多,若贸然行进,恐有受伏之危。”夏砜棱定睛细想,连忙说道:“他们必然潜伏峡谷,意图攻我们个措手不及。”

  “那...弟弟可有万全之策?”夏砜槊差人替他们添了新茶,试探性地询问着夏砜棱。

  夏砜棱见哥哥问起,便细心地与他言及了自己的想法与筹划,似乎筹备得很是精密。

  夏砜语在演武堂场上与人械斗,正是打得火热,却见近身小厮前来唤他看望楼主,并言及是“夫人吩咐”,他听得这四个字,唯有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对手,不急不慢地往主楼走去。

  “他们在谈论什么?”夏砜语才到主楼,夏砜棱与夏砜槊谈话的声音便入了他的耳。夏砜语一时好奇,情不自禁地凑在了门外,仔细地听了一耳朵,忽然很是不满:“哼,私底下商量立功的计策却不叫我知道,你们俩真是手足情深!”

  “庙岭挑起的事头凭什么不叫我参加?”夏砜语有些气恼,听了大半的话语后再不愿多待着往下听,气呼呼地从屋外路过,又捋了捋情绪,径直走上了主楼,毕恭毕敬地关切着楼主的安危,却仅有简单的几句言语。

  夏砜棱与夏砜槊商量着应对之策,很是入神,几近天黑才将将告一段落,待捋清了思绪脉络后,方才开始着手准备。

  明知对方有意为之,兄弟俩却仍旧选择义无反顾地领人剿灭庙岭,以便出了“这口恶气”。

  大致猜到对方的谋算,夏砜棱本想着反其道而为之,思量再三后,却毅然改了主意,通过那最险峻的峡谷,选择了一条最是凶险的行进路线。

  “爹,这仇不能不报,我与大哥昨儿商议了一套对策,还望父亲可以给予意见和采纳我们的想法。”夏砜棱连夜将自己的筹谋记下,写在了书册上,第二日与夏砜槊一并来到了楼主的面前。

  夏砜棱扯了扯夏砜槊的衣袖,将书册递给了他,示意他紧接着自己之后再说些补充的话语。

  “爹,砜棱已有万全之策,还请父亲过目,那峡谷虽险峻,但最危险的路径或许最是稳妥。”夏砜槊将手里的书册递到了楼主的手里,见楼主翻了几页后,轻声说道:“孩儿认为,他们是有意进犯,特地引我们反攻,故而必会沿路设置障碍。”

  “孩儿料定,他们以为我们不敢走那最险峻的峡谷,故而大可安心通过。”夏砜棱好似成竹在胸,紧接着又道:“为保安全起见,我们兵分几路,混淆他们的视听,让他们知道我们要从峡谷通过,引诱他们将埋伏转移到峡谷,而我们...来个偷龙转凤,依旧从庙岭的石林迷阵通过...”

  “万一他们不按你们的想法走该如何?”楼主试探地问道。

  “那...就换成我们按着他们的想法走好了...且将这布局换上一换。”夏砜槊微笑着补充道:“叫上云丫头一块吧,到底会些术法,应当能帮上不小的忙。”

  “嗯!”夏砜棱满意地拼命点头,拽了拽哥哥的衣摆,很是诚恳地看着楼主。

  “那就去吧,记得万事小心。”楼主皱眉斟酌了一阵,一口答应,让夏砜槊从抽屉里取出了一把小虎匙,递给夏砜棱:“庙岭地势险要,若迎击不得势,莫要穷追,赶紧撤回!”

  “多谢父亲提点,孩儿谨记。”夏砜棱满意地笑着冲楼主与大哥点头,欢快地握着虎匙,从他们面前走了出去。

  院中拂过一阵浅淡的异香,清甜可人,不禁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四周的花圃里栽满了各种鲜花,无视四季的束缚,并肩绽放,久久不见衰败,恰是一番独特景象。

  花虽是佳期,奈何却非良辰,只好独留鲜艳怒放的群花孤芳自怜,无人赏识。

  “愈轩楼的花怎与临水阁的那般,竟无视了四季更替?”二夫人做足了门面功夫,赶早与夏砜语结伴探望,此时撇开了夏砜语,便与贴身侍女在附近略为走动了一番,很是百无聊赖。

  “叫云姑娘做了些手脚,这花常年绽放,鲜有凋零之机,神奇的很。”楼中分部的一位女队长自此经过,不禁上前提了一嘴:“这花开得艳丽,外头好些江湖小友想瞧来着,可惜总也遇不上个好时候,真是叫人遗憾。”

  二夫人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很是不屑,未再言语,微笑着回应了她一句,欣然从她身边走开,来到不远处的亭子里。

  “哼,左右离不开那臭丫头,她到底哪招人喜欢了,一个个都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二夫人见那女队长走开了去,伸长了脖子看了两眼,随即啐骂道。

  “夫人不喜欢他们提及临水阁那位?”女婢试探地问道,随即又应声附和,不忘添了把干柴:“听说那临水阁本应许给我们公子,谁知中途杀出这么一个截胡的来,也难怪我们老夫人不喜欢她。”

  “还有这种事?”二夫人眼前一亮,不禁追问:“那母亲有何想法?”

  “自然要寻法子打压。”女婢定睛看着二夫人,气定神闲,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狡黠:“若此番与公子出门不能带回功绩,老夫人自有法子埋汰,还怕她嚣张如故?”

  “若带不回功绩... ”二夫人抿唇低语陷入深思,良久迟疑地自问道:“若能叫她们坏了这谋算...岂非更妙?”

  二夫人定睛细想,未再言语,她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心情豁然开朗,优雅地倚在凉亭的梁柱下,不动声色地盘算起了自己的计划。

  四日后,诗云便如他们的约一并随行,她并非主要的兵力,故而不必如旁人那般急切,倒是颇为惬意。

  既是三公子夏砜棱主张起的征讨,自然少不得由他带队,除了莫白与自己颇为相熟的几个分部首领跟随外,夏砜棱倒是备下了几个细作,以作万全之用。

  “砜棱,不知你这局...如何铺排?”莫白三步并作两步,加快速度凑到了夏砜棱的身边,轻声耳语:“可有兵力部署之策?”

  “等到了那,我再告知与你。”夏砜棱冲莫白扬唇浅笑,满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整顿集结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在大路上,场面无比隆重,每到一处皆在纷纷前来围观的百姓面前洋洋洒洒地经过,阵仗之大令人咂舌称奇。

  从未体会过这般规模庞大的出战,而今是夏砜棱第一次出行,更是叫人觉得威风凛凛,气势宏大。

  愈轩楼不比朝廷,从未有过这般举措,而今便瞬间炸开了锅,骤然人尽皆知。

  “如此大张旗鼓是做什么?”几个分部首领很是不解,心中暗自质疑,不明所以。

  “难道这是故意为之?”

  “有这可能,只是...将自己曝露客乡,恐怕...多有不妥。”

  “或许只是为了耍威风也未可知啊。”

  几个分部首领不禁在后头交头接耳,看着夏砜棱全无心肺地招摇过市,心中不禁颇有微词。

  “你们在说什么?”莫白瞥见他们私下言语,应是料想到了几分,欣然退到了他们身边。

  “你们该不会是在质疑三公子的行事吧?”莫白看见他们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鄙夷神色,阴阳怪气地反问:“你们真当三公子是傻子?”

  “不敢,几位公子行事向来都是稳妥的,只是...我们实在不明这个中所以...”几个分部首领面露尴尬,脸上分明是嫌但却极力辩驳着,心中很是矛盾。

  “既不敢,那便听候差遣足矣,此行...云姑娘也在,自不会叫你们平白丢了性命。”莫白点了点头,逐一轻拍肩膀,又径自快步走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