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魂「二零一」|神奇的石臼

时间:2019-08-26 来源:www.fm3m.com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零一】章? 神奇的石臼

  萌生带领着人们从燕子山下来,听说一直困扰痢疾研制最核心的问题居然是因为制作器皿,有了石臼问题就这样轻易解决了,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马歇尔:“这么难的问题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么神奇?”

  “托尊祖的福,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就一下子解决了难题,就这样简单。”马歇尔肩膀一耸,双手一摊,做了个滑稽的姿势。

  罗伯茨神情轻松了许多,但还是严肃认真地说:“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不过看来问题不会太大了。”

  “哈哈哈,还是外国专家给力,也是龚总时时刻刻牢记为家乡建设作贡献,一片赤诚感动了上天。”一个梳着大背头,双手背在身后的男人走到马歇尔身边,豪爽地用地道的川普说。

  萌生也随着打“哈哈”笑道:“蒲书记真是会说话,晋县有蒲书记这样的父母官,不辞辛劳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晋县人民的福气。”

  新生这才知道说话豪爽的人是晋县市市委蒲书记。蒲书记还是晋县县长的时候,就和大哥萌生认识了,并且把大哥扶持起来当了“养兔专业户”,后来萌生由充国市转回晋县,提干当了县领导,后来又加入到晋县市市委,做到了晋县市副市长,蒲书记都功不可没。

  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中年汉子,已经变软的白色衬衣领子规规矩矩地紧贴着中山装,大嗓门再一次响起来:“杜市长,还是由你来挂帅,这个地方你领导了多年,熟悉情况好办事。”

  另外一个穿着双排扣西装和蒲书记年龄相仿的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这个人个头比蒲书记稍矮些,浓密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清瘦的脸颊上架着眼镜。眼镜的镜片太厚,看不清眼睛里的光。原来这就是以前在这里当过乡党委书记的杜书记,现在已经荣升为杜市长。

  杜市长说话慢声慢语,但有条不紊:“由我来挑头的话,我想把这里建成一个中草药基地。先把所有的山坡、水田都种上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再把这山上的石头都凿成碓窝、把所有的竹林里的竹子都砍来编成蒸笼……”

  “莫不是让所有的人天天来舂碓窝、烧蒸笼,把田间地头的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都割回来放蒸笼里蒸?”蒲书记打断杜市长的话,走过去拍了拍杜市长的肩膀:“我说老同学,都啥子年代了?我们还是要讲求点效率吧?发动农民山上田头种草我同意,但还是手工制作药剂可能就有点太慢了?”

  围观的农民有些不解,小声嘀咕一阵,有人就放大了声音:“这些野草哪用你去种,只要一年不打除草剂,就长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但草长满了田地,人吃啥子?”

  杜市长顾不上回答蒲书记的话,对提问的乡民说:“你们不知道,这草比粮食值钱呢!当年龚萌生养长毛兔,兔子比牛小好多,但一只长毛兔比一头大水牛值钱嘛!”

  “但是后来兔毛垮价,兔子也没牛值钱了。再说,兔子还可以吃肉,这野草只能治拉稀,人没粮食吃了肚子里啥都没有,光喝水天天拉稀再来吃草治拉稀?”乡人说得直接明白,似乎对萌生当年带头养兔后来兔毛价格大跌,让他们没有致富还耿耿于怀。来看市上的大官和外国来的洋人的乡民,再一次把老屋围得水泄不通。

  杜市长想起龚萌生那年养兔场兔子被盗,县公安局下来破案警察被人气走的事,伸出双手往下一压,像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乡亲们,我们不是请来了外国的专家朋友了吗?如果试验成功,龚萌生就要带领大家在这里办工厂开公司,把目前不值钱的野草变成神草!”

  “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药剂试制成功之后,药物治疗效果还要由相关方面检测。如果这些全部符合国家相关方面的要求,我们再进行大规模的批量生产。希望这个项目能带领大家致富。”萌生站在老屋门前,对站在院坝里的乡亲们说。

  “是是是,领导们为大家操心了,领导们辛苦了,请进屋吃饭!”村支书招呼大家进老屋吃饭。

  老屋里原来的木床已经搬走,两张木桌上摆满了挤挤挨挨的鸡鸭鱼肉,蒲书记拉着萌生的手臂,开玩笑似的说:“萌生呐,如果你今天还在职,我们肯定不能跨进你家吃这顿饭的,今天你是回乡投资的客商,理应我们给你们办招待,哪凯反过来让你请客呢?”

  “蒲书记,看你说到哪哈(里)去了?你和萌生是好朋友,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你们大家都快点请进来坐哈!”

  新生抬头看时,一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母亲站在堂屋的双扇大门前,用围在腰间的围腰反复擦拭着双手,急切地招呼着大家,嗔怪萌生:“快点请客人些进来坐嘛!”那样子似乎怕已经到了家门口的客人们突然走了一样。

  蒲书记赶忙小跑两步,双手抓住萌生母亲的手,边摇边说:“大娘,我来过您们家的,您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你是县上的蒲书记,快点请到屋里坐!”母亲边说边拉蒲书记进屋坐,主新生跟在后面,连话也插不上。

  让主新生有些吃惊的是,杨梅红在堂屋旁边的灶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两大桌菜基本上都是杨梅红主厨烹饪出来的。母亲被蒲书记拉着坐在上席之后,灶房少了帮手,新生想进去帮忙,章小蕙自告奋勇进去,和杨梅红有说有笑,像一对亲姐妹似的。

  只要有了希望,乡人的热情前所未有地高涨,会石匠手艺的乡民赶快上山采石,加班加点凿出不少石臼。

  老屋里的饭桌在领导们走了之后,就撤走了一张,剩下的空间摆满了罗伯茨带来的各种仪器设备。

  罗伯茨和马歇尔用赶制出来的石臼,按照燕子山脚下农民的指点试制出了一些药丸,把用这几味草药熬制出来的汁液用仪器检测分析。准备再进一步研究如何用设备萃取其中的抗痢疾杆菌。

  但不幸的是,检测结果和老罗伯茨在美国试制出来的结果一样:制作的药丸可以外用,但煎熬的汁液里含有足可紊乱胃肠功能的成份,不但不能抑制痢疾杆菌,而且会促使胃肠功能损害。

  可是翻白菜、车前草、水芹草里面确实都蕴含丰富的抑制痢疾杆菌的成份,这三种药物混合就会有毒,如果不混合又治不了病,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过去人们确实是通过这种方法制作出了可以治疗痢疾的药剂啊!

  “会不会是问题还是出在制作器皿上?”新生听罗伯茨讲,老罗伯茨曾经用包括钢制器具在内的各种器皿试制药剂都没有成功,现在只好把所有希望仍然寄托在石臼上。

  “石臼有问题?”马歇尔也开始怀疑起来:“这些石臼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种石器一开始只是用来舂米捣碎粮食,在农村特别是山区农村很常见。”新生解释道:“在有石磨、石碾之前,我们的祖先就用石臼舂米捣麦加工带皮的粮食,凡是有石臼、水井的地方,就有人类居住。人们把这种用一块方圆接近一米的大石头凿成上大下小、周围有许多条状石纹的酒杯样石制器具叫石臼,北方一带叫兑处,南方也有叫石碓窝的。这种简单但是实用的东西和其他农具一样,受到人们的喜爱。”

  “山区地方先进生产工具更迭较慢,人们对石臼的依赖时间更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石臼。”对民间传说本来就极有兴趣,面对好奇心重的两位外国朋友,新生娓娓道来:“有一年天下大雨,一位赶路的客商经过一个山村,眼看天色已暗,本想借宿乡民之家,但无奈身上所带盘缠不多,只好躬身半卧于一户人家门口的石臼之中,头上戴着斗笠避雨歇息。天刚亮,过路客商悄无声息地离开,这户主人起床看见露天的石臼居然没有沾一滴雨,马上招呼四邻八舍的人,说自家的石臼是大神附体,不日将显灵降福。众人查看,石臼之外满是积水,石臼之内干燥无水,立即设案烧香,把这石臼供奉起来。

  城里中药铺的掌柜,见大家对石臼奉若神明,于是就用石臼来捣磨中药,开始石臼作为只用于粮食加工外的其他用途。说来也怪,这家以前生意平平常常的药铺,自从开始用石臼捣制中药之后,生意越来越兴隆。后来药铺加工中药的器皿,基本都改用石臼。”

  罗伯茨听着石臼的传说,不禁连连感叹:“古老中国确实有太多神奇,比如中药,用野外生长的植物,按其属性竟然可以治疗不同的病症。石臼就是石头做成的一种器具,中国古人用石头凿成石臼,不仅是因为石头坚硬 ,而且还因为石头主要组成成分是碳酸钙 CaCO3、氢氧化钙 Ca(OH)、氧化钙CaO。石头的属性可以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增加食欲,促进循环,有助于排除因环境污染而蓄积于人体内的有害物质,使细胞净化,用部分石头泡水长期饮用,还可收到延年益寿之效。”

  “等等,你们说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一直认真倾听没有说话的马歇尔突然大声叫嚷起来:“新生家乡的人们用舂过其他物质,比如米、麦、中药材的石臼,再来舂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菜这些野草,先前遗留在石臼中的某些物质减弱或者消除了这几位中药的毒性,所以熬制出来的汁液就可以喝进肚子里而没有问题。我们现在用的都是新凿的石臼,没有舂过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就有毒了。”

  罗伯茨看看马歇尔,又看看新生,有些迟疑地说:“是啊,这里的乡亲说翻白草和水芹菜混合在一起有毒,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再加水芹菜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还是有毒,为什么经过石臼就没有了毒?”

  “本身有毒性的东西,在加工制作过程中消除了毒性,说明是加工的器皿起了综和作用。”马歇尔和罗伯茨异口同声说。新生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马上说:“我帮你们找个用过的石臼来,再试验试验。”

  幸好石头做的东西坚硬,只要不是人为损坏,保存下来的还是很多。新生找来的石臼很快派上用场,石臼里塞满山上田间扯来的野草,人们又是用力舂捣,又是烧水蒸熬。很快就把鲜活嫩绿的野草制作成了药丸,蒸熬出绿茵茵的汁液。

  罗伯茨和马歇尔化验的结果,是这次试制的药液、药丸完全无副作用!

  “真是石臼里曾经舂过其他中药材,综和了这几味野草的毒性?”马歇尔觉得这一切真的太神奇了。

  罗伯茨拿出工具,对马歇尔说:“我们要取出石臼里的物质化验,看究竟是哪种元素促使这些东方神草的药性发生了改变?”

  “这只石臼从来没有舂过任何中草药啊!”新生为了帮助两位国外药物学家尽快找到石臼里附着的中草药,询问了乡亲,老实憨厚的乡亲却回答:“我们这只碓窝除了舂米舂面,有时候舂点花椒面海椒面,中药材是从来没有舂过的。”

  “那我们更应该分析化验一下石臼的成份。”罗伯茨已经抢先干了起来。

  石臼里除了刚才舂草粘附的叶汁,其他什么也看不见。罗伯茨在石臼里面刮了一些粉沫状的东西下来,拿进把老屋改成的临时实验室里化验。

  “这只石臼曾经舂过糯米。”罗伯茨指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据,欣喜若狂地对马歇尔和新生说:“现在石臼里面有大量的糯米素。”

  “什么是糯米素?”新生问。

  “糯米中含有蛋白质、脂肪、糖 类、钙、磷、铁、维生素B2、多量淀粉等营养成分。糯米味甘、性温,入脾、胃、肺经;可起到补中益气、养胃健脾、固表止汗、止泻、安胎、解毒 疗疮等功效、可用于虚寒性胃痛、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消渴多尿、气虚自汗、痘疹痈疖病等作用。”罗伯茨看来对各种植物的属性都了如指掌:“糯米素就是糯米里蕴含的这些元素。”

  “哦!”新生恍然大悟地从老屋里拿出一只已经变形了的大搪瓷茶缸,指着里面厚厚的茶碱说:“你们看,用这只茶缸泡出来的茶特别好喝。石臼里的糯米素大概就相当于这些茶碱。”

  马歇尔若有所思地捧着茶缸看了很久,点点头:“对!石臼本身并不神奇,而是石臼在经年累月中吸收了许多物质的精华,然后对后来的某些物质进行了综合。自然界的很多东西其实都在相互改变、相互影响,我们只看到最后的结果,忽视了它们的潜移默化的过程。”

  在老屋里经过反复试验,马歇尔和罗伯茨最后把糯米素掺入进翻白草、水芹菜、车前草,再经过高温蒸煮,“东方神草”终于不经过石臼的舂捣,就制成了治疗痢疾的药丸和药液。

  

  坚挺的鼻子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2.3

  2019.08.21 06:21

  字数 4473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零一】章? 神奇的石臼

  萌生带领着人们从燕子山下来,听说一直困扰痢疾研制最核心的问题居然是因为制作器皿,有了石臼问题就这样轻易解决了,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马歇尔:“这么难的问题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么神奇?”

  “托尊祖的福,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就一下子解决了难题,就这样简单。”马歇尔肩膀一耸,双手一摊,做了个滑稽的姿势。

  罗伯茨神情轻松了许多,但还是严肃认真地说:“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不过看来问题不会太大了。”

  “哈哈哈,还是外国专家给力,也是龚总时时刻刻牢记为家乡建设作贡献,一片赤诚感动了上天。”一个梳着大背头,双手背在身后的男人走到马歇尔身边,豪爽地用地道的川普说。

  萌生也随着打“哈哈”笑道:“蒲书记真是会说话,晋县有蒲书记这样的父母官,不辞辛劳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晋县人民的福气。”

  新生这才知道说话豪爽的人是晋县市市委蒲书记。蒲书记还是晋县县长的时候,就和大哥萌生认识了,并且把大哥扶持起来当了“养兔专业户”,后来萌生由充国市转回晋县,提干当了县领导,后来又加入到晋县市市委,做到了晋县市副市长,蒲书记都功不可没。

  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中年汉子,已经变软的白色衬衣领子规规矩矩地紧贴着中山装,大嗓门再一次响起来:“杜市长,还是由你来挂帅,这个地方你领导了多年,熟悉情况好办事。”

  另外一个穿着双排扣西装和蒲书记年龄相仿的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这个人个头比蒲书记稍矮些,浓密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清瘦的脸颊上架着眼镜。眼镜的镜片太厚,看不清眼睛里的光。原来这就是以前在这里当过乡党委书记的杜书记,现在已经荣升为杜市长。

  杜市长说话慢声慢语,但有条不紊:“由我来挑头的话,我想把这里建成一个中草药基地。先把所有的山坡、水田都种上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再把这山上的石头都凿成碓窝、把所有的竹林里的竹子都砍来编成蒸笼……”

  “莫不是让所有的人天天来舂碓窝、烧蒸笼,把田间地头的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都割回来放蒸笼里蒸?”蒲书记打断杜市长的话,走过去拍了拍杜市长的肩膀:“我说老同学,都啥子年代了?我们还是要讲求点效率吧?发动农民山上田头种草我同意,但还是手工制作药剂可能就有点太慢了?”

  围观的农民有些不解,小声嘀咕一阵,有人就放大了声音:“这些野草哪用你去种,只要一年不打除草剂,就长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但草长满了田地,人吃啥子?”

  杜市长顾不上回答蒲书记的话,对提问的乡民说:“你们不知道,这草比粮食值钱呢!当年龚萌生养长毛兔,兔子比牛小好多,但一只长毛兔比一头大水牛值钱嘛!”

  “但是后来兔毛垮价,兔子也没牛值钱了。再说,兔子还可以吃肉,这野草只能治拉稀,人没粮食吃了肚子里啥都没有,光喝水天天拉稀再来吃草治拉稀?”乡人说得直接明白,似乎对萌生当年带头养兔后来兔毛价格大跌,让他们没有致富还耿耿于怀。来看市上的大官和外国来的洋人的乡民,再一次把老屋围得水泄不通。

  杜市长想起龚萌生那年养兔场兔子被盗,县公安局下来破案警察被人气走的事,伸出双手往下一压,像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乡亲们,我们不是请来了外国的专家朋友了吗?如果试验成功,龚萌生就要带领大家在这里办工厂开公司,把目前不值钱的野草变成神草!”

  “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药剂试制成功之后,药物治疗效果还要由相关方面检测。如果这些全部符合国家相关方面的要求,我们再进行大规模的批量生产。希望这个项目能带领大家致富。”萌生站在老屋门前,对站在院坝里的乡亲们说。

  “是是是,领导们为大家操心了,领导们辛苦了,请进屋吃饭!”村支书招呼大家进老屋吃饭。

  老屋里原来的木床已经搬走,两张木桌上摆满了挤挤挨挨的鸡鸭鱼肉,蒲书记拉着萌生的手臂,开玩笑似的说:“萌生呐,如果你今天还在职,我们肯定不能跨进你家吃这顿饭的,今天你是回乡投资的客商,理应我们给你们办招待,哪凯反过来让你请客呢?”

  “蒲书记,看你说到哪哈(里)去了?你和萌生是好朋友,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你们大家都快点请进来坐哈!”

  新生抬头看时,一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母亲站在堂屋的双扇大门前,用围在腰间的围腰反复擦拭着双手,急切地招呼着大家,嗔怪萌生:“快点请客人些进来坐嘛!”那样子似乎怕已经到了家门口的客人们突然走了一样。

  蒲书记赶忙小跑两步,双手抓住萌生母亲的手,边摇边说:“大娘,我来过您们家的,您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你是县上的蒲书记,快点请到屋里坐!”母亲边说边拉蒲书记进屋坐,主新生跟在后面,连话也插不上。

  让主新生有些吃惊的是,杨梅红在堂屋旁边的灶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两大桌菜基本上都是杨梅红主厨烹饪出来的。母亲被蒲书记拉着坐在上席之后,灶房少了帮手,新生想进去帮忙,章小蕙自告奋勇进去,和杨梅红有说有笑,像一对亲姐妹似的。

  只要有了希望,乡人的热情前所未有地高涨,会石匠手艺的乡民赶快上山采石,加班加点凿出不少石臼。

  老屋里的饭桌在领导们走了之后,就撤走了一张,剩下的空间摆满了罗伯茨带来的各种仪器设备。

  罗伯茨和马歇尔用赶制出来的石臼,按照燕子山脚下农民的指点试制出了一些药丸,把用这几味草药熬制出来的汁液用仪器检测分析。准备再进一步研究如何用设备萃取其中的抗痢疾杆菌。

  但不幸的是,检测结果和老罗伯茨在美国试制出来的结果一样:制作的药丸可以外用,但煎熬的汁液里含有足可紊乱胃肠功能的成份,不但不能抑制痢疾杆菌,而且会促使胃肠功能损害。

  可是翻白菜、车前草、水芹草里面确实都蕴含丰富的抑制痢疾杆菌的成份,这三种药物混合就会有毒,如果不混合又治不了病,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过去人们确实是通过这种方法制作出了可以治疗痢疾的药剂啊!

  “会不会是问题还是出在制作器皿上?”新生听罗伯茨讲,老罗伯茨曾经用包括钢制器具在内的各种器皿试制药剂都没有成功,现在只好把所有希望仍然寄托在石臼上。

  “石臼有问题?”马歇尔也开始怀疑起来:“这些石臼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种石器一开始只是用来舂米捣碎粮食,在农村特别是山区农村很常见。”新生解释道:“在有石磨、石碾之前,我们的祖先就用石臼舂米捣麦加工带皮的粮食,凡是有石臼、水井的地方,就有人类居住。人们把这种用一块方圆接近一米的大石头凿成上大下小、周围有许多条状石纹的酒杯样石制器具叫石臼,北方一带叫兑处,南方也有叫石碓窝的。这种简单但是实用的东西和其他农具一样,受到人们的喜爱。”

  “山区地方先进生产工具更迭较慢,人们对石臼的依赖时间更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石臼。”对民间传说本来就极有兴趣,面对好奇心重的两位外国朋友,新生娓娓道来:“有一年天下大雨,一位赶路的客商经过一个山村,眼看天色已暗,本想借宿乡民之家,但无奈身上所带盘缠不多,只好躬身半卧于一户人家门口的石臼之中,头上戴着斗笠避雨歇息。天刚亮,过路客商悄无声息地离开,这户主人起床看见露天的石臼居然没有沾一滴雨,马上招呼四邻八舍的人,说自家的石臼是大神附体,不日将显灵降福。众人查看,石臼之外满是积水,石臼之内干燥无水,立即设案烧香,把这石臼供奉起来。

  城里中药铺的掌柜,见大家对石臼奉若神明,于是就用石臼来捣磨中药,开始石臼作为只用于粮食加工外的其他用途。说来也怪,这家以前生意平平常常的药铺,自从开始用石臼捣制中药之后,生意越来越兴隆。后来药铺加工中药的器皿,基本都改用石臼。”

  罗伯茨听着石臼的传说,不禁连连感叹:“古老中国确实有太多神奇,比如中药,用野外生长的植物,按其属性竟然可以治疗不同的病症。石臼就是石头做成的一种器具,中国古人用石头凿成石臼,不仅是因为石头坚硬 ,而且还因为石头主要组成成分是碳酸钙 CaCO3、氢氧化钙 Ca(OH)、氧化钙CaO。石头的属性可以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增加食欲,促进循环,有助于排除因环境污染而蓄积于人体内的有害物质,使细胞净化,用部分石头泡水长期饮用,还可收到延年益寿之效。”

  “等等,你们说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一直认真倾听没有说话的马歇尔突然大声叫嚷起来:“新生家乡的人们用舂过其他物质,比如米、麦、中药材的石臼,再来舂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菜这些野草,先前遗留在石臼中的某些物质减弱或者消除了这几位中药的毒性,所以熬制出来的汁液就可以喝进肚子里而没有问题。我们现在用的都是新凿的石臼,没有舂过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就有毒了。”

  罗伯茨看看马歇尔,又看看新生,有些迟疑地说:“是啊,这里的乡亲说翻白草和水芹菜混合在一起有毒,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再加水芹菜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还是有毒,为什么经过石臼就没有了毒?”

  “本身有毒性的东西,在加工制作过程中消除了毒性,说明是加工的器皿起了综和作用。”马歇尔和罗伯茨异口同声说。新生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马上说:“我帮你们找个用过的石臼来,再试验试验。”

  幸好石头做的东西坚硬,只要不是人为损坏,保存下来的还是很多。新生找来的石臼很快派上用场,石臼里塞满山上田间扯来的野草,人们又是用力舂捣,又是烧水蒸熬。很快就把鲜活嫩绿的野草制作成了药丸,蒸熬出绿茵茵的汁液。

  罗伯茨和马歇尔化验的结果,是这次试制的药液、药丸完全无副作用!

  “真是石臼里曾经舂过其他中药材,综和了这几味野草的毒性?”马歇尔觉得这一切真的太神奇了。

  罗伯茨拿出工具,对马歇尔说:“我们要取出石臼里的物质化验,看究竟是哪种元素促使这些东方神草的药性发生了改变?”

  “这只石臼从来没有舂过任何中草药啊!”新生为了帮助两位国外药物学家尽快找到石臼里附着的中草药,询问了乡亲,老实憨厚的乡亲却回答:“我们这只碓窝除了舂米舂面,有时候舂点花椒面海椒面,中药材是从来没有舂过的。”

  “那我们更应该分析化验一下石臼的成份。”罗伯茨已经抢先干了起来。

  石臼里除了刚才舂草粘附的叶汁,其他什么也看不见。罗伯茨在石臼里面刮了一些粉沫状的东西下来,拿进把老屋改成的临时实验室里化验。

  “这只石臼曾经舂过糯米。”罗伯茨指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据,欣喜若狂地对马歇尔和新生说:“现在石臼里面有大量的糯米素。”

  “什么是糯米素?”新生问。

  “糯米中含有蛋白质、脂肪、糖 类、钙、磷、铁、维生素B2、多量淀粉等营养成分。糯米味甘、性温,入脾、胃、肺经;可起到补中益气、养胃健脾、固表止汗、止泻、安胎、解毒 疗疮等功效、可用于虚寒性胃痛、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消渴多尿、气虚自汗、痘疹痈疖病等作用。”罗伯茨看来对各种植物的属性都了如指掌:“糯米素就是糯米里蕴含的这些元素。”

  “哦!”新生恍然大悟地从老屋里拿出一只已经变形了的大搪瓷茶缸,指着里面厚厚的茶碱说:“你们看,用这只茶缸泡出来的茶特别好喝。石臼里的糯米素大概就相当于这些茶碱。”

  马歇尔若有所思地捧着茶缸看了很久,点点头:“对!石臼本身并不神奇,而是石臼在经年累月中吸收了许多物质的精华,然后对后来的某些物质进行了综合。自然界的很多东西其实都在相互改变、相互影响,我们只看到最后的结果,忽视了它们的潜移默化的过程。”

  在老屋里经过反复试验,马歇尔和罗伯茨最后把糯米素掺入进翻白草、水芹菜、车前草,再经过高温蒸煮,“东方神草”终于不经过石臼的舂捣,就制成了治疗痢疾的药丸和药液。

  《老屋魂》内容简介? 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零一】章? 神奇的石臼

  萌生带领着人们从燕子山下来,听说一直困扰痢疾研制最核心的问题居然是因为制作器皿,有了石臼问题就这样轻易解决了,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马歇尔:“这么难的问题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么神奇?”

  “托尊祖的福,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就一下子解决了难题,就这样简单。”马歇尔肩膀一耸,双手一摊,做了个滑稽的姿势。

  罗伯茨神情轻松了许多,但还是严肃认真地说:“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不过看来问题不会太大了。”

  “哈哈哈,还是外国专家给力,也是龚总时时刻刻牢记为家乡建设作贡献,一片赤诚感动了上天。”一个梳着大背头,双手背在身后的男人走到马歇尔身边,豪爽地用地道的川普说。

  萌生也随着打“哈哈”笑道:“蒲书记真是会说话,晋县有蒲书记这样的父母官,不辞辛劳为人民服务,这才是晋县人民的福气。”

  新生这才知道说话豪爽的人是晋县市市委蒲书记。蒲书记还是晋县县长的时候,就和大哥萌生认识了,并且把大哥扶持起来当了“养兔专业户”,后来萌生由充国市转回晋县,提干当了县领导,后来又加入到晋县市市委,做到了晋县市副市长,蒲书记都功不可没。

  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中年汉子,已经变软的白色衬衣领子规规矩矩地紧贴着中山装,大嗓门再一次响起来:“杜市长,还是由你来挂帅,这个地方你领导了多年,熟悉情况好办事。”

  另外一个穿着双排扣西装和蒲书记年龄相仿的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这个人个头比蒲书记稍矮些,浓密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清瘦的脸颊上架着眼镜。眼镜的镜片太厚,看不清眼睛里的光。原来这就是以前在这里当过乡党委书记的杜书记,现在已经荣升为杜市长。

  杜市长说话慢声慢语,但有条不紊:“由我来挑头的话,我想把这里建成一个中草药基地。先把所有的山坡、水田都种上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再把这山上的石头都凿成碓窝、把所有的竹林里的竹子都砍来编成蒸笼……”

  “莫不是让所有的人天天来舂碓窝、烧蒸笼,把田间地头的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草都割回来放蒸笼里蒸?”蒲书记打断杜市长的话,走过去拍了拍杜市长的肩膀:“我说老同学,都啥子年代了?我们还是要讲求点效率吧?发动农民山上田头种草我同意,但还是手工制作药剂可能就有点太慢了?”

  围观的农民有些不解,小声嘀咕一阵,有人就放大了声音:“这些野草哪用你去种,只要一年不打除草剂,就长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但草长满了田地,人吃啥子?”

  杜市长顾不上回答蒲书记的话,对提问的乡民说:“你们不知道,这草比粮食值钱呢!当年龚萌生养长毛兔,兔子比牛小好多,但一只长毛兔比一头大水牛值钱嘛!”

  “但是后来兔毛垮价,兔子也没牛值钱了。再说,兔子还可以吃肉,这野草只能治拉稀,人没粮食吃了肚子里啥都没有,光喝水天天拉稀再来吃草治拉稀?”乡人说得直接明白,似乎对萌生当年带头养兔后来兔毛价格大跌,让他们没有致富还耿耿于怀。来看市上的大官和外国来的洋人的乡民,再一次把老屋围得水泄不通。

  杜市长想起龚萌生那年养兔场兔子被盗,县公安局下来破案警察被人气走的事,伸出双手往下一压,像在课堂上给学生上课:“乡亲们,我们不是请来了外国的专家朋友了吗?如果试验成功,龚萌生就要带领大家在这里办工厂开公司,把目前不值钱的野草变成神草!”

  “我们还要再进行一些必要的试验。药剂试制成功之后,药物治疗效果还要由相关方面检测。如果这些全部符合国家相关方面的要求,我们再进行大规模的批量生产。希望这个项目能带领大家致富。”萌生站在老屋门前,对站在院坝里的乡亲们说。

  “是是是,领导们为大家操心了,领导们辛苦了,请进屋吃饭!”村支书招呼大家进老屋吃饭。

  老屋里原来的木床已经搬走,两张木桌上摆满了挤挤挨挨的鸡鸭鱼肉,蒲书记拉着萌生的手臂,开玩笑似的说:“萌生呐,如果你今天还在职,我们肯定不能跨进你家吃这顿饭的,今天你是回乡投资的客商,理应我们给你们办招待,哪凯反过来让你请客呢?”

  “蒲书记,看你说到哪哈(里)去了?你和萌生是好朋友,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你们大家都快点请进来坐哈!”

  新生抬头看时,一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母亲站在堂屋的双扇大门前,用围在腰间的围腰反复擦拭着双手,急切地招呼着大家,嗔怪萌生:“快点请客人些进来坐嘛!”那样子似乎怕已经到了家门口的客人们突然走了一样。

  蒲书记赶忙小跑两步,双手抓住萌生母亲的手,边摇边说:“大娘,我来过您们家的,您还记得我吗?”

  “记得记得,你是县上的蒲书记,快点请到屋里坐!”母亲边说边拉蒲书记进屋坐,主新生跟在后面,连话也插不上。

  让主新生有些吃惊的是,杨梅红在堂屋旁边的灶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两大桌菜基本上都是杨梅红主厨烹饪出来的。母亲被蒲书记拉着坐在上席之后,灶房少了帮手,新生想进去帮忙,章小蕙自告奋勇进去,和杨梅红有说有笑,像一对亲姐妹似的。

  只要有了希望,乡人的热情前所未有地高涨,会石匠手艺的乡民赶快上山采石,加班加点凿出不少石臼。

  老屋里的饭桌在领导们走了之后,就撤走了一张,剩下的空间摆满了罗伯茨带来的各种仪器设备。

  罗伯茨和马歇尔用赶制出来的石臼,按照燕子山脚下农民的指点试制出了一些药丸,把用这几味草药熬制出来的汁液用仪器检测分析。准备再进一步研究如何用设备萃取其中的抗痢疾杆菌。

  但不幸的是,检测结果和老罗伯茨在美国试制出来的结果一样:制作的药丸可以外用,但煎熬的汁液里含有足可紊乱胃肠功能的成份,不但不能抑制痢疾杆菌,而且会促使胃肠功能损害。

  可是翻白菜、车前草、水芹草里面确实都蕴含丰富的抑制痢疾杆菌的成份,这三种药物混合就会有毒,如果不混合又治不了病,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过去人们确实是通过这种方法制作出了可以治疗痢疾的药剂啊!

  “会不会是问题还是出在制作器皿上?”新生听罗伯茨讲,老罗伯茨曾经用包括钢制器具在内的各种器皿试制药剂都没有成功,现在只好把所有希望仍然寄托在石臼上。

  “石臼有问题?”马歇尔也开始怀疑起来:“这些石臼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种石器一开始只是用来舂米捣碎粮食,在农村特别是山区农村很常见。”新生解释道:“在有石磨、石碾之前,我们的祖先就用石臼舂米捣麦加工带皮的粮食,凡是有石臼、水井的地方,就有人类居住。人们把这种用一块方圆接近一米的大石头凿成上大下小、周围有许多条状石纹的酒杯样石制器具叫石臼,北方一带叫兑处,南方也有叫石碓窝的。这种简单但是实用的东西和其他农具一样,受到人们的喜爱。”

  “山区地方先进生产工具更迭较慢,人们对石臼的依赖时间更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石臼。”对民间传说本来就极有兴趣,面对好奇心重的两位外国朋友,新生娓娓道来:“有一年天下大雨,一位赶路的客商经过一个山村,眼看天色已暗,本想借宿乡民之家,但无奈身上所带盘缠不多,只好躬身半卧于一户人家门口的石臼之中,头上戴着斗笠避雨歇息。天刚亮,过路客商悄无声息地离开,这户主人起床看见露天的石臼居然没有沾一滴雨,马上招呼四邻八舍的人,说自家的石臼是大神附体,不日将显灵降福。众人查看,石臼之外满是积水,石臼之内干燥无水,立即设案烧香,把这石臼供奉起来。

  城里中药铺的掌柜,见大家对石臼奉若神明,于是就用石臼来捣磨中药,开始石臼作为只用于粮食加工外的其他用途。说来也怪,这家以前生意平平常常的药铺,自从开始用石臼捣制中药之后,生意越来越兴隆。后来药铺加工中药的器皿,基本都改用石臼。”

  罗伯茨听着石臼的传说,不禁连连感叹:“古老中国确实有太多神奇,比如中药,用野外生长的植物,按其属性竟然可以治疗不同的病症。石臼就是石头做成的一种器具,中国古人用石头凿成石臼,不仅是因为石头坚硬 ,而且还因为石头主要组成成分是碳酸钙 CaCO3、氢氧化钙 Ca(OH)、氧化钙CaO。石头的属性可以调节人体新陈代谢,增加食欲,促进循环,有助于排除因环境污染而蓄积于人体内的有害物质,使细胞净化,用部分石头泡水长期饮用,还可收到延年益寿之效。”

  “等等,你们说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一直认真倾听没有说话的马歇尔突然大声叫嚷起来:“新生家乡的人们用舂过其他物质,比如米、麦、中药材的石臼,再来舂翻白草、车前草、水芹菜这些野草,先前遗留在石臼中的某些物质减弱或者消除了这几位中药的毒性,所以熬制出来的汁液就可以喝进肚子里而没有问题。我们现在用的都是新凿的石臼,没有舂过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就有毒了。”

  罗伯茨看看马歇尔,又看看新生,有些迟疑地说:“是啊,这里的乡亲说翻白草和水芹菜混合在一起有毒,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也有毒,翻白草和车前草再加水芹菜混在一起,榨出来的汁还是有毒,为什么经过石臼就没有了毒?”

  “本身有毒性的东西,在加工制作过程中消除了毒性,说明是加工的器皿起了综和作用。”马歇尔和罗伯茨异口同声说。新生想想也觉得有道理,马上说:“我帮你们找个用过的石臼来,再试验试验。”

  幸好石头做的东西坚硬,只要不是人为损坏,保存下来的还是很多。新生找来的石臼很快派上用场,石臼里塞满山上田间扯来的野草,人们又是用力舂捣,又是烧水蒸熬。很快就把鲜活嫩绿的野草制作成了药丸,蒸熬出绿茵茵的汁液。

  罗伯茨和马歇尔化验的结果,是这次试制的药液、药丸完全无副作用!

  “真是石臼里曾经舂过其他中药材,综和了这几味野草的毒性?”马歇尔觉得这一切真的太神奇了。

  罗伯茨拿出工具,对马歇尔说:“我们要取出石臼里的物质化验,看究竟是哪种元素促使这些东方神草的药性发生了改变?”

  “这只石臼从来没有舂过任何中草药啊!”新生为了帮助两位国外药物学家尽快找到石臼里附着的中草药,询问了乡亲,老实憨厚的乡亲却回答:“我们这只碓窝除了舂米舂面,有时候舂点花椒面海椒面,中药材是从来没有舂过的。”

  “那我们更应该分析化验一下石臼的成份。”罗伯茨已经抢先干了起来。

  石臼里除了刚才舂草粘附的叶汁,其他什么也看不见。罗伯茨在石臼里面刮了一些粉沫状的东西下来,拿进把老屋改成的临时实验室里化验。

  “这只石臼曾经舂过糯米。”罗伯茨指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据,欣喜若狂地对马歇尔和新生说:“现在石臼里面有大量的糯米素。”

  “什么是糯米素?”新生问。

  “糯米中含有蛋白质、脂肪、糖 类、钙、磷、铁、维生素B2、多量淀粉等营养成分。糯米味甘、性温,入脾、胃、肺经;可起到补中益气、养胃健脾、固表止汗、止泻、安胎、解毒 疗疮等功效、可用于虚寒性胃痛、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消渴多尿、气虚自汗、痘疹痈疖病等作用。”罗伯茨看来对各种植物的属性都了如指掌:“糯米素就是糯米里蕴含的这些元素。”

  “哦!”新生恍然大悟地从老屋里拿出一只已经变形了的大搪瓷茶缸,指着里面厚厚的茶碱说:“你们看,用这只茶缸泡出来的茶特别好喝。石臼里的糯米素大概就相当于这些茶碱。”

  马歇尔若有所思地捧着茶缸看了很久,点点头:“对!石臼本身并不神奇,而是石臼在经年累月中吸收了许多物质的精华,然后对后来的某些物质进行了综合。自然界的很多东西其实都在相互改变、相互影响,我们只看到最后的结果,忽视了它们的潜移默化的过程。”

  在老屋里经过反复试验,马歇尔和罗伯茨最后把糯米素掺入进翻白草、水芹菜、车前草,再经过高温蒸煮,“东方神草”终于不经过石臼的舂捣,就制成了治疗痢疾的药丸和药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