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斤粮食亏损一块钱:中国的粮价太低不能反映粮食的真正价值

时间:2019-09-26 来源:www.fm3m.com

原标题:一磅食物损失了1美元:中国的食物价格太低,无法反映食物的真实价值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朱其军有一个观点:我们有两种农业类型,一种是政府农业,另一种是农民农业。

政府的农业追求国家的农业安全,这实质上体现在公共产品中。政府对农产品的要求旨在追求足够的数量,低廉的价格以及质量和安全性,因为一个国家的任何人都有能力随时购买粮食并购买足够的农产品,这标志着粮食安全。因此,基本农产品是基于穷人能够负担和购买的事实。换句话说,政府想要的是适当的盈余。

农民农业的首要考虑是增加他们的收入。农民期望粮食短缺,以获得高粮价和高收益。政府追求充足的粮食过剩的目标常常会伤害农民,因为农民的农业生产过剩是由“糯糯农”造成的,而产量的增加不会增加。

因此,为了确保国家的农业安全,政府必须协调国家利益与农民利益之间的关系。只有维护农民的基本利益,不让农民遭受损失,农业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因此,农业保护和农业补贴已成为国家农业体系的重要选择。

具体说明我们的食品价格是低还是高,一般而言很难得出结论。在农业生产要素全面市场化之后,刘守英教授做了一个研究项目,研究粮食生产成本。

根据刘教授的主题,让我们看一下农业生产的成本核算:利用充分的市场因素(目前土地租金没有完全市场化,农民的劳动力没有完全市场化等),考虑了各种因素。成本,包括隐性成本是显性和数字化的。主要的隐性成本如下:

1。土地租金成本:种植面积为17亿亩(种植面积,很多地方一年可以有两个季节和三个季节,所以这个数字是17亿,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并且租金是每季500元。 8500亿。 (关于农用土地的评论:非实际,地租市场化后的成本)

2。劳动报酬:粮食总产量约为74.4亿个工作日(一个农民工日称为一个工作日),一个工作日计算为60元,即4500亿元。

3。资金成本:中国粮食生产的资本存量(包括政府投资和农民投入)约为5万亿元,资本补偿率为6%,即3000亿元。

4。生产资料成本:种子,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的消耗成本每季度每亩约300元,总额为5100亿元。

这些食品的要素成本和消费成本之和仅为2.11万亿元。

国家统计局2016年的数据显示,该国谷物总产量为61,239万吨(1232.48亿斤)。如果在国际市场上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出售谷物,则每公斤谷物的平均价格为1.4元,则为6160。1亿公斤谷物的销售将为0.86万亿元,亏损为1.26万亿元(全球市场价格)。如果按照近年来国家政策形成的平均价格计算,损失为0.88万亿元(含国家补贴价格)。

换句话说,如果土地租金,劳动力和资本充分地市场化,我们每年的净粮食损失将是1.26万亿元,每公斤谷物的成本将是1.71元,而每粒谷物的损失将是1元,相当于每茬损失741元。

众所周知,我国许多人缺水。粮食价格高于国外是正常的,因为自然end赋是不同的。因此,当前的低粮价并不能反映出国内食品的真实价值。食物的价格太低了。一公斤的食物比一瓶矿泉水便宜。

考虑到在日本吃水果,整个家庭都在吃一个苹果,然后在家庭餐桌上看着食物的浪费令人心碎。大多数人都有一种幻想,即便宜时不珍惜事物。

农地圈不能说食品作为公共产品的定位是错误的,但是这种定位总是有意或无意地损害了农民的利益。正是因为如此,国家大大补贴了农业生产,并努力将农业生产活动维持在较低水平。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认识到6亿农民在农业上所作的牺牲,尤其是亿万以农户为生产单位的农户所做出的牺牲。他们不需要花费自己,劳动力成本和极低的生活条件。一生为国家的粮食安全做贡献,不仅不是每个人都理解的,而是太多的目光和蔑视。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负责编辑:

2019-09-18 18:31

来源:河南综合频道

原标题:一斤粮食亏损一块钱:中国的粮价太低不能反映粮食的真正价值

中国农大朱启臻教授有过一个观点:我们存在两种农业,一种是政府的农业,一种是农民的农业。

政府的农业所追求的是一个国家的农业安全,本质上体现为公共产品。政府对农产品的要求以追求数量充足、价格低廉、质量安全为目的,因为粮食安全是以一个国家内部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买得起,也买得到足够的农产品为标志的。因此,基本的农产品是以穷人也买得起、买得到为基本条件。换句话说,适当过剩是政府所希望的。

农民的农业首先考虑的是增加自己的收入,农民期望粮食供不应求来获取高粮价和高收益。政府追求粮食适当过剩目标往往会伤害农民,因为农民的农业过剩的生产导致的是“谷贱伤农”,增产不增收。

因此,政府为了保证国家的农业安全,就必须协调好国家利益和农民利益的关系。只有保障农民基本利益,不让农民吃亏,农业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因此,农业保护和农业补贴就成为国家农业制度的重要选择。

具体我们的粮价是低了还是高了,笼统的说很难有定论。刘守英教授曾经做过一个研究课题,专门研究农业生产要素全部市场化之后粮食的生产成本问题。

根据刘教授的课题我们来看一下农业生产的成本账:用全市场化要素计算(目前地租未完全市场化、农民的劳务未完全市场化等),考虑各种成本,包括把各种隐性成本显性化,数字化。主要隐性成本如下:

1、地租成本:播种面积17亿亩(是播种面积,很多地方一年可以两季三季,所以数字是17亿,数据取自国家统计局),每季地租取500元,地租合计8500亿。(农地圈备注:非实际发生,地租市场化后的成本)

2、劳动报酬:现有粮食总量生产出来,需要约74.4亿个工日(一个农民工作一天叫一个工日),一个工日按60元计算,合4500亿元。

3、资本成本:中国粮食生产的资本存量(包括政府投入及农户投入)约5万亿元,资本报酬取6%就是3000亿元。

4、生产资料成本:种子、农药、化肥等生产资料消耗成本每亩每季约300元,总额为5100亿元。

这些粮食的要素成本与消耗性成本总和刚好为2.11万亿元。

2016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粮食总产量.9万吨(.8亿斤),如果按照在国际市场上有竞争力的价格来销售这些粮食,平均每公斤粮食卖1.4元,则6160亿公斤粮食可获销售额0.86万亿元,亏损1.26万亿元(全球市场化的价格)。如果按照近年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形成的平均价格1斤1元计算,则亏损0.88万亿元(含国家补贴价)。

也就是说如果地租、劳动力、资本完全市场化后,我们每年粮食净亏损1.26万亿,每斤粮食的成本为1.71元,每斤粮食亏损1元,约合每播种亩亏损741元。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人多地少水资源稀缺,粮食价格比国外高是正常现象,因为自然禀赋不一样。所以现在的低粮价,并不能反映国内粮食的真正价值,粮价太低了,一斤粮食比一瓶矿泉水还便宜。

想想日本吃水果,全家围着一个苹果吃,再看看国内的餐桌粮食浪费,让人痛心。大部分人都有一种错觉,觉得东西便宜了就不珍惜了。

农地圈不能说把粮食作为公共产品的定位有错,但是这种定位总是有意无意的损伤了农民的利益。也正因为如此,国家才大力补贴农业生产,力争把农业生产活动维持在一个微利的水平线上。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承认6亿农民在农业里做出的牺牲,尤其是数亿以家庭为生产单元的农户,他们本身地租不计成本,劳动力不计成本,以极低的生存状态为国家的粮食安全贡献了一生,不但不被大家理解感谢,反而受到了过多的白眼和鄙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粮食

农业

农民

成本

粮价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