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太太被人泼了一身脏水,她却暗自乐了

时间:2019-09-06 来源:www.fm3m.com

  原创有故事的汤碗2019.8.23我要分享

  01

  天快擦黑了,王硕才下班回家,打开门,他怔住了。

  杨莉坐在沙发上,脸色沉得能拧出水来。王硕瞄了一眼厨房,冰锅冷灶,看起来杨莉没有做晚饭。

  情况不妙,王硕又摸不清状况。他把手包放在鞋柜上,弯腰换了拖鞋,坐在沙发上,犹豫了一下,向杨莉跟前挪了挪:老婆……谁招惹你了啊?

  “我今天去了趟公/安/局!” 杨莉扶额说道。

  王硕一怔:去公/安/局做什么?

  杨莉揉着太阳穴说:你以为我想去啊?

  原来,杨莉下午上班的时候,接到了经/侦/大/队/的电话,让她去一趟,配合了解一些情况。杨莉心里像是揣着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的:好好的,怎么就惹上了官司?

  到了她才知道,有人把她给举报了,说她贪/污/公/款,举报材料还附有相关的财务凭证……杨莉做了两个多时候的笔录才回来,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上不来下不去,一下午都恍恍惚惚的。

  “谁会诬陷你啊?”王硕一拳砸在茶几上,桌上的茶壶茶杯都跳了几跳。

  杨莉眉头皱得更紧了:还会是谁啊?举报材料有财务凭证,肯定是财务部的人……不是吕品品,还能是谁?

  王硕“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是她……我们去找她好好掰扯掰扯!

  杨莉摆了摆手:我们又没有证据是她举报的,再说了,跟她掰扯有什么用?清者自清,我没犯错,就不怕调查!

  

  02

  杨莉摊上这事儿,太不是时候了。公司打算从财务部提拔一名副总,从资历来看,杨莉升职好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前不久,关于杨莉挪用侵/占/公/款的传言,像病毒一样,悄无声息地在公司暗潮涌动。关系比较亲近些的同事,把这话传到杨莉的耳朵里,她总是挑挑嘴角:让他们说去,我又不能少块肉!

  杨莉去公/安/局/走一趟,涌动的暗潮终于爆发了:看不出来,斯斯文文的女人,胆儿倒是不小;这事儿要是调查清楚了,要吃几年牢饭吧?啧啧,说不定是桩冤案了,这关键的时候……

  吕品品倒是主动安慰杨莉说:杨姐,别听他们瞎说,我相信你!

  杨莉斜睨她一眼,笑笑说:我也相信我自己!

  准确地说,吕品品还是杨莉招聘到公司的。两年前,公司财务部缺人手,公司老总发话,让杨莉给自己招个下手。

  人事部拿来一叠应聘的简历,大概因为吕品品的名字比较抢眼,杨莉就认真看了她的简历,觉得她各方面条件还可以,而且从照片上来看,吕品品长得清纯可爱……反正,一念之差,杨莉就选了吕品品。

  吕品品初来公司,工作上兢兢业业,对杨莉也是毕恭毕敬的,和同事关系也非常融洽……反正,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吕品品都表现得不错。

  吕品品年轻漂亮,而且会来事儿,很快就和几个公司中层就搭上了关系。随着工作如鱼得水,吕品品对杨莉,表面上顺从迎合,骨子里,却渐渐有了轻怠……杨莉察觉到了,却也不动声色。

  杨莉不是个居功自傲的人,吕品品虽然是自己招进来的,可是她工作上的成绩和好人缘,也是靠努力争取来的。如果吕品品一直表现得感恩戴德,那样才会让杨莉有压力。

  不曾想,面对一个副总的职位,吕品品就表现得这么迫不及待,网兜装猪仔,蹄蹄脚脚就都露出来了。

  公司那些传言,杨莉知道是吕品品散出去的。只是,漠视是对流言最好的态度,如果自己去计较,反而会越描越黑。杨莉只是没想到,吕品品竟然举报了她。

  杨莉为了自证清白,她向/经/侦/大/队/提出了要求,申请了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账务进行审计。

  他们同意了杨莉的要求,可是,财务审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财务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公司决策层打消了从财务部提拔副总的计划,直接空降了一位副总。

  杨莉升职的事情彻底没戏了,不过,吕品品也没有得逞。

  公司决策者的脑袋里,装的又不是豆腐脑。杨莉的事儿无论真假,在这个档口都不能提拔她,人品比能力更重要。杨莉要是被冤枉的,那么,那个散布流言别有用心的人更可怕!

  至于留言的散布着,虽然大家都拿不住真凭实据,可是,吃瓜群众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

  03

  一番折腾,律师事务所厚厚一叠审计报告出来了,公司的账务账目一清二楚,杨莉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匿名举报材料中,杨莉挪/用/侵/占/公/款/的财务凭证,其实只是断章取义。随即,警方也派发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杨莉虽然被证实是清白的,但是,大概因为律师事务所审计的事情,给公司造成了不良影响,杨莉被发配到西部偏远的分公司。

  杨莉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心平气和地为奔赴新岗位做准备。倒是王硕坐不住了:凭啥啊?说把你调走就调走?这工资可是少了一大截呢?孩子学费培训班花销那么大,咱爸说膝盖疼得受不了,要做膝盖置换手术,又得几万块……

  “你是男人,这个家本来就应该你来撑啊?”杨莉淡淡地说。

  王硕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不吭声了。

  王硕在另一家公司工作,好几年了,还是个小职员,工资还没有杨莉收入的一半多。杨莉对经济上的事情不太计较,家里的大事小情的花费,几乎都是她在支撑。王硕的工资,杨莉从来没有过问过。

  现在杨莉的工资降了一大半,王硕就要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对于杨莉工作上的调动,王硕自然很上火。

  上火又能怎么样,自己憋着去!

  

  04

  杨莉把孩子托付给父母,很快就去西部分公司报到去了。

  杨莉调走以后,公司找了个由头,把吕品品给辞退了。这样居心叵测的人,留在财务部,可能后患无穷。

  这一场职场争斗,好像看起来并没有胜出者。

  西部分公司其实正在筹备中,百废待兴,杨莉过去后,扑下身子卖命地工作:为了开拓市场,她可以穿上拖地裙踩上恨天高,聘聘婷婷出入各种高档会所;回到公司,她又换上工作装,和同事一起布置办公室……

  分公司虽然地处偏远,杨莉卖命式的工作态度,还是传到了总公司。因为,分公司正式成立那天,老总从总公司赶来参加剪彩仪式,他当众宣布,杨莉为分公司的负责人,薪水和原来比起来,几乎是翻了几番。

  王硕兴冲冲给杨莉打电话:老婆,你升职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听别人说,我都不知道……那个,你薪水涨了吧?咱爸要做手术了,你看……

  杨莉冷冷地说:我薪水涨不涨,关你什么事儿?王硕,不要觉得满世界就你聪明!你做的那些事儿,我不提,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不等王硕说话,杨莉就挂断了电话。

  没两天,王硕就风尘仆仆赶过来了,见了杨莉,还没说话,眼泪就流了下来:莉莉,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回吧?吕品品就是个疯狗,一身嘴乱咬人……我当初瞎了眼,我早就和她分了!

  杨莉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我现在没空考虑这事儿,回头再说吧!

  05

  杨莉是在一次饭局上,发现王硕和吕品品不对劲的。

  那次公司聚会,老总让员工都带上家属,让大家联络一下感情。吃饭时,吕品品坐在王硕的旁边。红烧鱼上来了,吕品品给杨莉夹了一块鱼,紧接着,就给王硕也夹了一块。

  王硕低头,把那块鱼吃得干干净净。杨莉的心,“咕咚”一下沉了下去。

  王硕有轻微的洁癖,除了杨莉,他从来不吃别人给他夹的饭菜。一年到头回家吃顿团圆饭,王硕他妈给他夹菜,他不得不吃,却吃得极其痛苦,像吃药一样……看着王硕的囧样,杨莉咬着嘴唇不敢笑,差点都憋爆炸了。

  王硕竟然吃了吕品品用自己筷子给他夹的鱼。而且,王硕喜欢吃红烧鱼,吕品品好像了然于心。

  杨莉留了心,很快,就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

  王硕和吕品品,早就好上了。当初,杨莉要招下手,吕品品刚好失了业,王硕知道杨莉公司的待遇不错,他跟吕品品那么随嘴一说,吕品品就闹着非要去应聘。

  王硕拦不住,只好由着吕品品去应聘了。好在,吕品品表现的还算乖巧懂事,没惹出什么麻烦来。

  直到后来,公司要从财务部提拔副总。吕品品自不量力,也不掂量自己的斤两,仗着与几位高管关系不错,就想着,要是把杨莉绊倒了,自己说不定就能有机会。

  公司那些流言,确实是吕品品散发出去的……不过,那些对杨莉来说,也不能伤筋动骨。

  直到公/安/机/关/插手调查,杨莉看起来,才实打实地受到了影响,“被贬”调到了大西部。

  所有人都以为,匿名举报杨莉的人,肯定是吕品品。当然,王硕更是这样认为的!

  杨莉少了收入,王硕经济上顿时捉襟见肘,男欢女爱带来的愉悦,在利益面前,一下子就轻如鸿毛。

  王硕为此和吕品品闹翻了,他骂她长着一副榆木脑袋,却自作聪明,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真是活该!

  吕品品丢了薪水不错的工作,把肠子差点都怄烂了,王硕不安慰她,还火上加油……两人撕得不开开交。

  可是,吕品品最终都没有承认,举报杨莉的事情是她做的。王硕只当她是狡辩,对她的厌恶,又“蹭蹭”上了几个档次。

  最终,两人撕得你死我活后,一拍两散。

  

  06

  举报杨莉的人,还真不是吕品品。

  关于杨莉的流言暗潮涌动,杨莉那样洁身自好的人,又怎会真正不计较?

  后来,她觉得,要想自证清白,只能釜底抽薪。所以,杨莉干脆匿名举报了自己,反正流言已经铺天盖地了,匿名举报,只是把事情搞大而已。

  更重要的是,人们都会不自觉的,认为是吕品品举报了杨莉。当然,王硕也会这样认为。

  杨莉算准了,王硕会因此和吕品品撕破脸。

  王硕这样的男人,自己要不要是两说,杨莉却不会拱手把他送给吕品品。

  至于去西部分公司,其实是杨莉主动请缨。

  很少有人知道,杨莉和公司老总的妻子,是莫逆之交。老总妻子是熊猫血,她生产的时候,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丧命,要不是同样是熊猫血的杨莉出手相救,说不定就是一尸两命。

  杨莉认为,施恩图报其实也是一种有损品质的行为,所以,她有意回避和老总一家的交往,埋头工作,不声不响。

  杨莉去西部分公司,她想历练自己,也是想离开王硕,冷静地思考一下,这段婚姻何去何从。

  杨莉想调动工作,而且执意要做出成绩来再涨薪水,这还不都是老总一句话的事情?

  婚姻出现问题,女人可以且行且珍惜,也可以凌空一脚把男人踢出局!

  当然,前提是女人要具备随心所欲的能力!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01

  天快擦黑了,王硕才下班回家,打开门,他怔住了。

  杨莉坐在沙发上,脸色沉得能拧出水来。王硕瞄了一眼厨房,冰锅冷灶,看起来杨莉没有做晚饭。

  情况不妙,王硕又摸不清状况。他把手包放在鞋柜上,弯腰换了拖鞋,坐在沙发上,犹豫了一下,向杨莉跟前挪了挪:老婆……谁招惹你了啊?

  “我今天去了趟公/安/局!” 杨莉扶额说道。

  王硕一怔:去公/安/局做什么?

  杨莉揉着太阳穴说:你以为我想去啊?

  原来,杨莉下午上班的时候,接到了经/侦/大/队/的电话,让她去一趟,配合了解一些情况。杨莉心里像是揣着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的:好好的,怎么就惹上了官司?

  到了她才知道,有人把她给举报了,说她贪/污/公/款,举报材料还附有相关的财务凭证……杨莉做了两个多时候的笔录才回来,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上不来下不去,一下午都恍恍惚惚的。

  “谁会诬陷你啊?”王硕一拳砸在茶几上,桌上的茶壶茶杯都跳了几跳。

  杨莉眉头皱得更紧了:还会是谁啊?举报材料有财务凭证,肯定是财务部的人……不是吕品品,还能是谁?

  王硕“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是她……我们去找她好好掰扯掰扯!

  杨莉摆了摆手:我们又没有证据是她举报的,再说了,跟她掰扯有什么用?清者自清,我没犯错,就不怕调查!

  

  02

  杨莉摊上这事儿,太不是时候了。公司打算从财务部提拔一名副总,从资历来看,杨莉升职好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可是前不久,关于杨莉挪用侵/占/公/款的传言,像病毒一样,悄无声息地在公司暗潮涌动。关系比较亲近些的同事,把这话传到杨莉的耳朵里,她总是挑挑嘴角:让他们说去,我又不能少块肉!

  杨莉去公/安/局/走一趟,涌动的暗潮终于爆发了:看不出来,斯斯文文的女人,胆儿倒是不小;这事儿要是调查清楚了,要吃几年牢饭吧?啧啧,说不定是桩冤案了,这关键的时候……

  吕品品倒是主动安慰杨莉说:杨姐,别听他们瞎说,我相信你!

  杨莉斜睨她一眼,笑笑说:我也相信我自己!

  准确地说,吕品品还是杨莉招聘到公司的。两年前,公司财务部缺人手,公司老总发话,让杨莉给自己招个下手。

  人事部拿来一叠应聘的简历,大概因为吕品品的名字比较抢眼,杨莉就认真看了她的简历,觉得她各方面条件还可以,而且从照片上来看,吕品品长得清纯可爱……反正,一念之差,杨莉就选了吕品品。

  吕品品初来公司,工作上兢兢业业,对杨莉也是毕恭毕敬的,和同事关系也非常融洽……反正,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吕品品都表现得不错。

  吕品品年轻漂亮,而且会来事儿,很快就和几个公司中层就搭上了关系。随着工作如鱼得水,吕品品对杨莉,表面上顺从迎合,骨子里,却渐渐有了轻怠……杨莉察觉到了,却也不动声色。

  杨莉不是个居功自傲的人,吕品品虽然是自己招进来的,可是她工作上的成绩和好人缘,也是靠努力争取来的。如果吕品品一直表现得感恩戴德,那样才会让杨莉有压力。

  不曾想,面对一个副总的职位,吕品品就表现得这么迫不及待,网兜装猪仔,蹄蹄脚脚就都露出来了。

  公司那些传言,杨莉知道是吕品品散出去的。只是,漠视是对流言最好的态度,如果自己去计较,反而会越描越黑。杨莉只是没想到,吕品品竟然举报了她。

  杨莉为了自证清白,她向/经/侦/大/队/提出了要求,申请了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的账务进行审计。

  他们同意了杨莉的要求,可是,财务审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且,财务部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公司决策层打消了从财务部提拔副总的计划,直接空降了一位副总。

  杨莉升职的事情彻底没戏了,不过,吕品品也没有得逞。

  公司决策者的脑袋里,装的又不是豆腐脑。杨莉的事儿无论真假,在这个档口都不能提拔她,人品比能力更重要。杨莉要是被冤枉的,那么,那个散布流言别有用心的人更可怕!

  至于留言的散布着,虽然大家都拿不住真凭实据,可是,吃瓜群众的眼睛,可都是雪亮的!

  03

  一番折腾,律师事务所厚厚一叠审计报告出来了,公司的账务账目一清二楚,杨莉并不存在任何问题。匿名举报材料中,杨莉挪/用/侵/占/公/款/的财务凭证,其实只是断章取义。随即,警方也派发了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杨莉虽然被证实是清白的,但是,大概因为律师事务所审计的事情,给公司造成了不良影响,杨莉被发配到西部偏远的分公司。

  杨莉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她心平气和地为奔赴新岗位做准备。倒是王硕坐不住了:凭啥啊?说把你调走就调走?这工资可是少了一大截呢?孩子学费培训班花销那么大,咱爸说膝盖疼得受不了,要做膝盖置换手术,又得几万块……

  “你是男人,这个家本来就应该你来撑啊?”杨莉淡淡地说。

  王硕颓然地坐在沙发上,抱着脑袋不吭声了。

  王硕在另一家公司工作,好几年了,还是个小职员,工资还没有杨莉收入的一半多。杨莉对经济上的事情不太计较,家里的大事小情的花费,几乎都是她在支撑。王硕的工资,杨莉从来没有过问过。

  现在杨莉的工资降了一大半,王硕就要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对于杨莉工作上的调动,王硕自然很上火。

  上火又能怎么样,自己憋着去!

  

  04

  杨莉把孩子托付给父母,很快就去西部分公司报到去了。

  杨莉调走以后,公司找了个由头,把吕品品给辞退了。这样居心叵测的人,留在财务部,可能后患无穷。

  这一场职场争斗,好像看起来并没有胜出者。

  西部分公司其实正在筹备中,百废待兴,杨莉过去后,扑下身子卖命地工作:为了开拓市场,她可以穿上拖地裙踩上恨天高,聘聘婷婷出入各种高档会所;回到公司,她又换上工作装,和同事一起布置办公室……

  分公司虽然地处偏远,杨莉卖命式的工作态度,还是传到了总公司。因为,分公司正式成立那天,老总从总公司赶来参加剪彩仪式,他当众宣布,杨莉为分公司的负责人,薪水和原来比起来,几乎是翻了几番。

  王硕兴冲冲给杨莉打电话:老婆,你升职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听别人说,我都不知道……那个,你薪水涨了吧?咱爸要做手术了,你看……

  杨莉冷冷地说:我薪水涨不涨,关你什么事儿?王硕,不要觉得满世界就你聪明!你做的那些事儿,我不提,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不等王硕说话,杨莉就挂断了电话。

  没两天,王硕就风尘仆仆赶过来了,见了杨莉,还没说话,眼泪就流了下来:莉莉,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回吧?吕品品就是个疯狗,一身嘴乱咬人……我当初瞎了眼,我早就和她分了!

  杨莉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说:我现在没空考虑这事儿,回头再说吧!

  05

  杨莉是在一次饭局上,发现王硕和吕品品不对劲的。

  那次公司聚会,老总让员工都带上家属,让大家联络一下感情。吃饭时,吕品品坐在王硕的旁边。红烧鱼上来了,吕品品给杨莉夹了一块鱼,紧接着,就给王硕也夹了一块。

  王硕低头,把那块鱼吃得干干净净。杨莉的心,“咕咚”一下沉了下去。

  王硕有轻微的洁癖,除了杨莉,他从来不吃别人给他夹的饭菜。一年到头回家吃顿团圆饭,王硕他妈给他夹菜,他不得不吃,却吃得极其痛苦,像吃药一样……看着王硕的囧样,杨莉咬着嘴唇不敢笑,差点都憋爆炸了。

  王硕竟然吃了吕品品用自己筷子给他夹的鱼。而且,王硕喜欢吃红烧鱼,吕品品好像了然于心。

  杨莉留了心,很快,就把事情搞得一清二楚。

  王硕和吕品品,早就好上了。当初,杨莉要招下手,吕品品刚好失了业,王硕知道杨莉公司的待遇不错,他跟吕品品那么随嘴一说,吕品品就闹着非要去应聘。

  王硕拦不住,只好由着吕品品去应聘了。好在,吕品品表现的还算乖巧懂事,没惹出什么麻烦来。

  直到后来,公司要从财务部提拔副总。吕品品自不量力,也不掂量自己的斤两,仗着与几位高管关系不错,就想着,要是把杨莉绊倒了,自己说不定就能有机会。

  公司那些流言,确实是吕品品散发出去的……不过,那些对杨莉来说,也不能伤筋动骨。

  直到公/安/机/关/插手调查,杨莉看起来,才实打实地受到了影响,“被贬”调到了大西部。

  所有人都以为,匿名举报杨莉的人,肯定是吕品品。当然,王硕更是这样认为的!

  杨莉少了收入,王硕经济上顿时捉襟见肘,男欢女爱带来的愉悦,在利益面前,一下子就轻如鸿毛。

  王硕为此和吕品品闹翻了,他骂她长着一副榆木脑袋,却自作聪明,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真是活该!

  吕品品丢了薪水不错的工作,把肠子差点都怄烂了,王硕不安慰她,还火上加油……两人撕得不开开交。

  可是,吕品品最终都没有承认,举报杨莉的事情是她做的。王硕只当她是狡辩,对她的厌恶,又“蹭蹭”上了几个档次。

  最终,两人撕得你死我活后,一拍两散。

  

  06

  举报杨莉的人,还真不是吕品品。

  关于杨莉的流言暗潮涌动,杨莉那样洁身自好的人,又怎会真正不计较?

  后来,她觉得,要想自证清白,只能釜底抽薪。所以,杨莉干脆匿名举报了自己,反正流言已经铺天盖地了,匿名举报,只是把事情搞大而已。

  更重要的是,人们都会不自觉的,认为是吕品品举报了杨莉。当然,王硕也会这样认为。

  杨莉算准了,王硕会因此和吕品品撕破脸。

  王硕这样的男人,自己要不要是两说,杨莉却不会拱手把他送给吕品品。

  至于去西部分公司,其实是杨莉主动请缨。

  很少有人知道,杨莉和公司老总的妻子,是莫逆之交。老总妻子是熊猫血,她生产的时候,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丧命,要不是同样是熊猫血的杨莉出手相救,说不定就是一尸两命。

  杨莉认为,施恩图报其实也是一种有损品质的行为,所以,她有意回避和老总一家的交往,埋头工作,不声不响。

  杨莉去西部分公司,她想历练自己,也是想离开王硕,冷静地思考一下,这段婚姻何去何从。

  杨莉想调动工作,而且执意要做出成绩来再涨薪水,这还不都是老总一句话的事情?

  婚姻出现问题,女人可以且行且珍惜,也可以凌空一脚把男人踢出局!

  当然,前提是女人要具备随心所欲的能力!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