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宠|第三十四节:毕业前夜

时间:2019-08-09 来源:www.fm3m.com



  

  第三十四节:毕业前夜

  毕业离别前的狂欢一直持续到今夜,蔡梓萱首次在班里的同学面前露出本相,醉的一塌糊涂被送回宿舍。同样参加班级聚会稍晚回来的孙晓律见到满地呕吐物,胃里翻滚的啤酒也夺口而出,喷得满地都是,吐出来后醉意倒是清醒不少,不过看到瘫坐在床沿地上不省人事吐了自己一身的蔡梓萱,头又开始痛了。

  晓律褪去蔡梓萱全身的衣服,同时叫来学校专门为毕业生准备的清洁机器人。为了不对蔡梓萱的身体造成二次污染,把自己也脱个精光,然后才把蔡梓萱扛上床铺。清洁机器人一边有条不絮地收拾地面的呕吐物,一边反复念叨着学校为它设定好的保持宿舍清洁的口号,蔡梓萱迷糊中喃喃地叫唤着爷爷和晓律。晓律打来一盆热水,裹着浴巾坐在床沿边为蔡梓萱擦拭身体,这种赤诚相见的零距离接触在两人间已经习以为常。

  奶奶去世之后,孙晓律一度沉浸在悲伤中。她可算是沦为孤儿了。虽然还有舒宁阿姨,还有林远舅公,然而自己无论怎说,都不是他们最亲近的人。舒宁眼见晓律意志消沉,日渐消瘦,苦劝无效之下,找来了蔡梓萱。蔡梓萱见到晓律,非常霸气的说了一句“下半辈子我就代替你奶奶做你的亲人了”。已经听过无数安慰的晓律想到蔡梓萱亦是孤儿,说这话是又那么诚恳,竟觉得莫名地真实,有说服力,不久便回到学校上课。

  回到学校后,蔡梓萱对她展开全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这种照顾一开始显得相当地笨拙,“你饿了吗?我给你做吃的吧?要吃什么?”“你冷吗?要不要带多个电源?”一连串的问题让晓律不堪其扰,不得不勒令蔡梓萱停止这种问题。不过两人朝夕相处,默契很快建立起来,渐渐蔡梓萱的照顾也贴心起来。两个人成双入对半年多,加上寒假春节期间,晓律没回金城,和蔡梓萱一起在骆城的别墅中过新年,许多人看在眼里,已经把他们当成情侣,晓律心里也默认了这种说法。但上次蓝阿姨问起时,蔡梓萱却极力反对:“我们是亲人,情侣会分手,我们可是一辈子都不可分割的亲人。”

  其实蔡梓萱说这话确实出于真情实感,她知道晓律的真实身份,也已经知道自己的亲生爷爷是辰尘,虽然两人之间的伦理关系无法说清,但不可置否是有血缘关系的。

  今天是她们在这宿舍的最后一天了,晓律依然不知道蔡梓萱时如何看待两人之间的关系。此时蔡梓萱在自己床上睡意正浓,明天她就要奔赴武赟大导演的话剧组,为即将到来的新话剧排练。孙晓律则躺在自己床上,酒意散去,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半夜无眠之后,她干脆打开墙灯,拿出放在床头柜里的黑色盒子。

  盒子里有一本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和一摞百来页的手稿。这两样东西分别是辰尘临去世前最后的日记本和他写给奶奶那篇两万字长信的笔稿。正是因为老七许诺给她这两样东西,去年她才答应在奶奶面前扮演辰尘。可是那天晚上醒来后,奶奶去世了,老七死也了,她便无心挂念这两个物件,没想到今天咖啡店神父送了过来。原来它们一直都在神父手里,只是奶奶去世后,孙晓律在武贇的办公室大闹了一场,神父怕殃及池鱼,日记本和笔稿被毁,才拖到离校最后一天的今天送来。

  时间确实是不错的稀释剂,孙晓律打开黑盒子,关于辰尘的一个个谜团重新浮现出来,当初强烈的好奇心却没了,奶奶去世时的懊悔也淡了许多。她先拿出压在本子下面的长信手稿,粗看了几页,接而迅速翻看起来,这摞手稿实在太过凌乱,每一页上都是满满的修改痕迹,大段大段文字被划掉,然后重新抄写一遍,接着又被划掉。有的页面看似写得密密麻麻,其实基本全都是被划掉的,一整页都是很废稿。段落顺序修改有许多处,要么在侧栏小字写上,用箭头指向位置,要么在两行字中间插入一两句小字,要么一整段圈起来用箭头标识前调或者后调。其他修改方式五花八门不说,手稿被彻底打乱,又没有页码,不知道该从何处看起。

  晓律只好叠整齐,取出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再将手稿放回去。这本所谓的“日记本”其实是一本日历咖啡店的留言本,不过晓律粗览之后,发现留言本大部分留言都是“七号会员”的人写的,并且他每则留言后面都有标注时间。稍微一想就知道“七号会员”是辰尘,已经看惯了辰尘种种不按套路,故弄玄虚的行事,孙晓律勉强接受老七把它当成辰尘日记的说法。

  验过正品之后,晓律才从前面开始仔细研读。留言从2015年的6月2日开始写的,可以看出当时辰尘已经陷入重度抑郁,最前面的十三则留言只是纯粹的情感抒发,大多零碎短促,非常意识流。中心到都是一样的,都在表达对某个人地苦思,痛斥自己无能。即使没有指名道姓,晓律也能猜出辰尘苦思的人是奶奶,“奈何名作参商”几句诗就记录在这里。

  往下的留言,是几则纯粹情绪发泄的谩骂,相比辰尘大部分作品的扭捏与遮掩不同,这几句略带粗秽的留言是辰尘少有的直白。有趣的是舅公林远、温斯语温大妈、李大爷李昆、以及没见过面的聂大爷聂晓风等人的名字在这里都有被提起。不过这几则留言所提到的当年事,多少有在温斯语等人处知晓,便没有细看。

  草你妈的,林远这傻逼既然不想理会温斯语,干嘛丢给我!

  我操,温斯这孩子挺温顺挺爽朗的啊,不是混蛋林远说的那样。

  妈逼,被温斯语骗了,这小妮子真是又泼辣又能作,聂晓风,李昆这俩傻子还为她团团转,可惜她跟愿跟我一起。

  而在这几人之后,提到袁坤的留言穿插出现,贯穿余下留言,大概是在讲些袁坤躁郁期间的事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坤哥又发病了,意料之中。

  现在的坤哥挺可爱的,能这么一直活着也未尝不好。

  惶恐,那些我为自己编撰的往事,竟被坤哥当成自己的回忆。

  坤哥出院,不安。

  再入院,坤哥的世界严重褪色,我找不到添彩的笔。

  坤哥,我见到光了,但活着这事得劳烦你了。

  晓律仅仅知道辰尘去世前袁坤躁郁发作,具体情况并不明晰。光凭这一系列短碎的留言,她无法理清思路,只好不胜其烦地将其他的留言以各种组合填充到提到袁坤名字的留言中,希望推算出一个解释得通的故事脉络,然而并不如愿,直到窗外的天空开始发亮,才停下纷杂的思绪。

  晓律看了一眼还在酣睡的蔡梓萱,本想捉紧时间补眠,她们约好中午一起吃个午餐,算是告别。但晓律知道自己这一睡下,要在中午前醒来必将十分困难,干脆先不理袁坤的部分,继续阅读辰尘的最后一篇留言,也是这本留言本最后的一篇留言,与之前的留言不同,这篇留言的篇幅达到七页纸的长度。

  辰尘从一张儿时的女装照展开,说出自己作为一个跨性别者在所处时代感受到的来自于家庭和社会的诸多压力,以及自己从迷茫、排斥到认可自己的内心成长历程。

  “照片的留存让我确信,做一个女人,是我从娘胎带出来选择。”

  ?“家人常年把这张照片拿出来当做笑谈,我知道他们谁都没有恶意,但我也意识到一个男孩子喜欢女孩子的事物是要遭耻笑的。”

  “初中第一次对女孩起了生理反应,才消除了这种顾虑,起码性取向上,我还是一个正常人。我觉得,可以作为一个男人活下去。”

  “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还是让我明白天性是抑制不住的,于是我想干脆以后就做个女子,这样一想,我内心豁然许多。通过手术获得一个女性身体的计划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萌发,此后我伪装成一个男人,只是尽量避免留下作为男性身份的照片。”

  晓律没想到辰尘没有留下照片的原因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同时她也明白了,明明有舅公,袁叔叔等密友的辰尘为什么一直在述说孤独。时代的不同使得她无法理解辰尘当时面临的遭遇,但这种流离于世界之外的孤独她却深有体会,不由得想起这些天与自己推杯换盏的同学校友,师弟师妹往后又有多少机会联系呢?前阵子遇到同班三年的高中同学,已经不能一眼便认出来了,就连名字也要想好久才能想起。大学的这批人,以后遇到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留言才读了三页,晓律收回已经飘远的思绪,继续往下阅读。

  辰尘从自己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引申到自己的第一段恋情,然后用四页纸的篇幅,回忆了自己的四段恋情。

  在我抑郁期间夏莹莹是唯一坚持会来跟我讲话的人,一开始我经常无法回应她,她也会像其他无趣地走开,但不妨碍她下一次来找我聊天。。。

  读完辰尘的第一段恋情,晓律特别有共鸣,在那种苦闷压抑无处透气的情况下,出现一个温柔地怀抱,她也会陷入其中,蔡梓萱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夏莹莹呢!所以她读到第四段,辰尘与蔡玲畅的恋情发生在他去世前苦恋奶奶,抑郁发作期间时,并没有感到惊讶。

  除了夏莹莹和蔡玲畅,辰尘发生在大学期间的第二段第三段恋情也是对方表白开始的,他为此颇为得意,并且在两段恋情过度期间提到自己遭到室友胡风的表白。

  与官品今分手后不久,胡风居然跟我表白了,我们一直以为他只是娘一点,软弱一点,没想到他真的是同性恋。我自然是拒绝了他,这让我们之间尴尬了大概一周时间。所以当叶语惠、、跟我表白时,我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地接受她。搞笑的是,我宣布开心新恋情的第二天,胡风跟我们班里女生白羽琳在一起了。

  晓律认为辰尘写这一段有炫耀的成分,不过她自认为能遇到这么多人的表白,自己有意无意会炫耀一下,所以反而觉得辰尘有点可爱。

  四段恋情阅读下来,晓律颇为放松,只是不明白,这篇留言最后落款的时间是2015年11月07日,是辰尘自杀当天写的,算是遗言,为什么别的不提,偏偏要提起这四段恋情。

  遇见她们是我的幸运,与她们一起度过的短暂却温柔的时光,是我此时能够回忆也割舍得去的美好经历。

  ?晓律又默念了即便留言最后的这句话,依然想不明白,反而开始打起瞌睡。此时天空已经大亮,为了打起精神,晓律干脆合上留言本,翻下床去洗漱。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96

  古小橙

  2019.08.03 00:13*

  字数 3706

  

  第三十四节:毕业前夜

  毕业离别前的狂欢一直持续到今夜,蔡梓萱首次在班里的同学面前露出本相,醉的一塌糊涂被送回宿舍。同样参加班级聚会稍晚回来的孙晓律见到满地呕吐物,胃里翻滚的啤酒也夺口而出,喷得满地都是,吐出来后醉意倒是清醒不少,不过看到瘫坐在床沿地上不省人事吐了自己一身的蔡梓萱,头又开始痛了。

  晓律褪去蔡梓萱全身的衣服,同时叫来学校专门为毕业生准备的清洁机器人。为了不对蔡梓萱的身体造成二次污染,把自己也脱个精光,然后才把蔡梓萱扛上床铺。清洁机器人一边有条不絮地收拾地面的呕吐物,一边反复念叨着学校为它设定好的保持宿舍清洁的口号,蔡梓萱迷糊中喃喃地叫唤着爷爷和晓律。晓律打来一盆热水,裹着浴巾坐在床沿边为蔡梓萱擦拭身体,这种赤诚相见的零距离接触在两人间已经习以为常。

  奶奶去世之后,孙晓律一度沉浸在悲伤中。她可算是沦为孤儿了。虽然还有舒宁阿姨,还有林远舅公,然而自己无论怎说,都不是他们最亲近的人。舒宁眼见晓律意志消沉,日渐消瘦,苦劝无效之下,找来了蔡梓萱。蔡梓萱见到晓律,非常霸气的说了一句“下半辈子我就代替你奶奶做你的亲人了”。已经听过无数安慰的晓律想到蔡梓萱亦是孤儿,说这话是又那么诚恳,竟觉得莫名地真实,有说服力,不久便回到学校上课。

  回到学校后,蔡梓萱对她展开全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这种照顾一开始显得相当地笨拙,“你饿了吗?我给你做吃的吧?要吃什么?”“你冷吗?要不要带多个电源?”一连串的问题让晓律不堪其扰,不得不勒令蔡梓萱停止这种问题。不过两人朝夕相处,默契很快建立起来,渐渐蔡梓萱的照顾也贴心起来。两个人成双入对半年多,加上寒假春节期间,晓律没回金城,和蔡梓萱一起在骆城的别墅中过新年,许多人看在眼里,已经把他们当成情侣,晓律心里也默认了这种说法。但上次蓝阿姨问起时,蔡梓萱却极力反对:“我们是亲人,情侣会分手,我们可是一辈子都不可分割的亲人。”

  其实蔡梓萱说这话确实出于真情实感,她知道晓律的真实身份,也已经知道自己的亲生爷爷是辰尘,虽然两人之间的伦理关系无法说清,但不可置否是有血缘关系的。

  今天是她们在这宿舍的最后一天了,晓律依然不知道蔡梓萱时如何看待两人之间的关系。此时蔡梓萱在自己床上睡意正浓,明天她就要奔赴武赟大导演的话剧组,为即将到来的新话剧排练。孙晓律则躺在自己床上,酒意散去,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半夜无眠之后,她干脆打开墙灯,拿出放在床头柜里的黑色盒子。

  盒子里有一本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和一摞百来页的手稿。这两样东西分别是辰尘临去世前最后的日记本和他写给奶奶那篇两万字长信的笔稿。正是因为老七许诺给她这两样东西,去年她才答应在奶奶面前扮演辰尘。可是那天晚上醒来后,奶奶去世了,老七死也了,她便无心挂念这两个物件,没想到今天咖啡店神父送了过来。原来它们一直都在神父手里,只是奶奶去世后,孙晓律在武贇的办公室大闹了一场,神父怕殃及池鱼,日记本和笔稿被毁,才拖到离校最后一天的今天送来。

  时间确实是不错的稀释剂,孙晓律打开黑盒子,关于辰尘的一个个谜团重新浮现出来,当初强烈的好奇心却没了,奶奶去世时的懊悔也淡了许多。她先拿出压在本子下面的长信手稿,粗看了几页,接而迅速翻看起来,这摞手稿实在太过凌乱,每一页上都是满满的修改痕迹,大段大段文字被划掉,然后重新抄写一遍,接着又被划掉。有的页面看似写得密密麻麻,其实基本全都是被划掉的,一整页都是很废稿。段落顺序修改有许多处,要么在侧栏小字写上,用箭头指向位置,要么在两行字中间插入一两句小字,要么一整段圈起来用箭头标识前调或者后调。其他修改方式五花八门不说,手稿被彻底打乱,又没有页码,不知道该从何处看起。

  晓律只好叠整齐,取出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再将手稿放回去。这本所谓的“日记本”其实是一本日历咖啡店的留言本,不过晓律粗览之后,发现留言本大部分留言都是“七号会员”的人写的,并且他每则留言后面都有标注时间。稍微一想就知道“七号会员”是辰尘,已经看惯了辰尘种种不按套路,故弄玄虚的行事,孙晓律勉强接受老七把它当成辰尘日记的说法。

  验过正品之后,晓律才从前面开始仔细研读。留言从2015年的6月2日开始写的,可以看出当时辰尘已经陷入重度抑郁,最前面的十三则留言只是纯粹的情感抒发,大多零碎短促,非常意识流。中心到都是一样的,都在表达对某个人地苦思,痛斥自己无能。即使没有指名道姓,晓律也能猜出辰尘苦思的人是奶奶,“奈何名作参商”几句诗就记录在这里。

  往下的留言,是几则纯粹情绪发泄的谩骂,相比辰尘大部分作品的扭捏与遮掩不同,这几句略带粗秽的留言是辰尘少有的直白。有趣的是舅公林远、温斯语温大妈、李大爷李昆、以及没见过面的聂大爷聂晓风等人的名字在这里都有被提起。不过这几则留言所提到的当年事,多少有在温斯语等人处知晓,便没有细看。

  草你妈的,林远这傻逼既然不想理会温斯语,干嘛丢给我!

  我操,温斯这孩子挺温顺挺爽朗的啊,不是混蛋林远说的那样。

  妈逼,被温斯语骗了,这小妮子真是又泼辣又能作,聂晓风,李昆这俩傻子还为她团团转,可惜她跟愿跟我一起。

  而在这几人之后,提到袁坤的留言穿插出现,贯穿余下留言,大概是在讲些袁坤躁郁期间的事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坤哥又发病了,意料之中。

  现在的坤哥挺可爱的,能这么一直活着也未尝不好。

  惶恐,那些我为自己编撰的往事,竟被坤哥当成自己的回忆。

  坤哥出院,不安。

  再入院,坤哥的世界严重褪色,我找不到添彩的笔。

  坤哥,我见到光了,但活着这事得劳烦你了。

  晓律仅仅知道辰尘去世前袁坤躁郁发作,具体情况并不明晰。光凭这一系列短碎的留言,她无法理清思路,只好不胜其烦地将其他的留言以各种组合填充到提到袁坤名字的留言中,希望推算出一个解释得通的故事脉络,然而并不如愿,直到窗外的天空开始发亮,才停下纷杂的思绪。

  晓律看了一眼还在酣睡的蔡梓萱,本想捉紧时间补眠,她们约好中午一起吃个午餐,算是告别。但晓律知道自己这一睡下,要在中午前醒来必将十分困难,干脆先不理袁坤的部分,继续阅读辰尘的最后一篇留言,也是这本留言本最后的一篇留言,与之前的留言不同,这篇留言的篇幅达到七页纸的长度。

  辰尘从一张儿时的女装照展开,说出自己作为一个跨性别者在所处时代感受到的来自于家庭和社会的诸多压力,以及自己从迷茫、排斥到认可自己的内心成长历程。

  “照片的留存让我确信,做一个女人,是我从娘胎带出来选择。”

  ?“家人常年把这张照片拿出来当做笑谈,我知道他们谁都没有恶意,但我也意识到一个男孩子喜欢女孩子的事物是要遭耻笑的。”

  “初中第一次对女孩起了生理反应,才消除了这种顾虑,起码性取向上,我还是一个正常人。我觉得,可以作为一个男人活下去。”

  “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还是让我明白天性是抑制不住的,于是我想干脆以后就做个女子,这样一想,我内心豁然许多。通过手术获得一个女性身体的计划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萌发,此后我伪装成一个男人,只是尽量避免留下作为男性身份的照片。”

  晓律没想到辰尘没有留下照片的原因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同时她也明白了,明明有舅公,袁叔叔等密友的辰尘为什么一直在述说孤独。时代的不同使得她无法理解辰尘当时面临的遭遇,但这种流离于世界之外的孤独她却深有体会,不由得想起这些天与自己推杯换盏的同学校友,师弟师妹往后又有多少机会联系呢?前阵子遇到同班三年的高中同学,已经不能一眼便认出来了,就连名字也要想好久才能想起。大学的这批人,以后遇到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留言才读了三页,晓律收回已经飘远的思绪,继续往下阅读。

  辰尘从自己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引申到自己的第一段恋情,然后用四页纸的篇幅,回忆了自己的四段恋情。

  在我抑郁期间夏莹莹是唯一坚持会来跟我讲话的人,一开始我经常无法回应她,她也会像其他无趣地走开,但不妨碍她下一次来找我聊天。。。

  读完辰尘的第一段恋情,晓律特别有共鸣,在那种苦闷压抑无处透气的情况下,出现一个温柔地怀抱,她也会陷入其中,蔡梓萱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夏莹莹呢!所以她读到第四段,辰尘与蔡玲畅的恋情发生在他去世前苦恋奶奶,抑郁发作期间时,并没有感到惊讶。

  除了夏莹莹和蔡玲畅,辰尘发生在大学期间的第二段第三段恋情也是对方表白开始的,他为此颇为得意,并且在两段恋情过度期间提到自己遭到室友胡风的表白。

  与官品今分手后不久,胡风居然跟我表白了,我们一直以为他只是娘一点,软弱一点,没想到他真的是同性恋。我自然是拒绝了他,这让我们之间尴尬了大概一周时间。所以当叶语惠、、跟我表白时,我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地接受她。搞笑的是,我宣布开心新恋情的第二天,胡风跟我们班里女生白羽琳在一起了。

  晓律认为辰尘写这一段有炫耀的成分,不过她自认为能遇到这么多人的表白,自己有意无意会炫耀一下,所以反而觉得辰尘有点可爱。

  四段恋情阅读下来,晓律颇为放松,只是不明白,这篇留言最后落款的时间是2015年11月07日,是辰尘自杀当天写的,算是遗言,为什么别的不提,偏偏要提起这四段恋情。

  遇见她们是我的幸运,与她们一起度过的短暂却温柔的时光,是我此时能够回忆也割舍得去的美好经历。

  ?晓律又默念了即便留言最后的这句话,依然想不明白,反而开始打起瞌睡。此时天空已经大亮,为了打起精神,晓律干脆合上留言本,翻下床去洗漱。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四节:毕业前夜

  毕业离别前的狂欢一直持续到今夜,蔡梓萱首次在班里的同学面前露出本相,醉的一塌糊涂被送回宿舍。同样参加班级聚会稍晚回来的孙晓律见到满地呕吐物,胃里翻滚的啤酒也夺口而出,喷得满地都是,吐出来后醉意倒是清醒不少,不过看到瘫坐在床沿地上不省人事吐了自己一身的蔡梓萱,头又开始痛了。

  晓律褪去蔡梓萱全身的衣服,同时叫来学校专门为毕业生准备的清洁机器人。为了不对蔡梓萱的身体造成二次污染,把自己也脱个精光,然后才把蔡梓萱扛上床铺。清洁机器人一边有条不絮地收拾地面的呕吐物,一边反复念叨着学校为它设定好的保持宿舍清洁的口号,蔡梓萱迷糊中喃喃地叫唤着爷爷和晓律。晓律打来一盆热水,裹着浴巾坐在床沿边为蔡梓萱擦拭身体,这种赤诚相见的零距离接触在两人间已经习以为常。

  奶奶去世之后,孙晓律一度沉浸在悲伤中。她可算是沦为孤儿了。虽然还有舒宁阿姨,还有林远舅公,然而自己无论怎说,都不是他们最亲近的人。舒宁眼见晓律意志消沉,日渐消瘦,苦劝无效之下,找来了蔡梓萱。蔡梓萱见到晓律,非常霸气的说了一句“下半辈子我就代替你奶奶做你的亲人了”。已经听过无数安慰的晓律想到蔡梓萱亦是孤儿,说这话是又那么诚恳,竟觉得莫名地真实,有说服力,不久便回到学校上课。

  回到学校后,蔡梓萱对她展开全方面无微不至的照顾,只是这种照顾一开始显得相当地笨拙,“你饿了吗?我给你做吃的吧?要吃什么?”“你冷吗?要不要带多个电源?”一连串的问题让晓律不堪其扰,不得不勒令蔡梓萱停止这种问题。不过两人朝夕相处,默契很快建立起来,渐渐蔡梓萱的照顾也贴心起来。两个人成双入对半年多,加上寒假春节期间,晓律没回金城,和蔡梓萱一起在骆城的别墅中过新年,许多人看在眼里,已经把他们当成情侣,晓律心里也默认了这种说法。但上次蓝阿姨问起时,蔡梓萱却极力反对:“我们是亲人,情侣会分手,我们可是一辈子都不可分割的亲人。”

  其实蔡梓萱说这话确实出于真情实感,她知道晓律的真实身份,也已经知道自己的亲生爷爷是辰尘,虽然两人之间的伦理关系无法说清,但不可置否是有血缘关系的。

  今天是她们在这宿舍的最后一天了,晓律依然不知道蔡梓萱时如何看待两人之间的关系。此时蔡梓萱在自己床上睡意正浓,明天她就要奔赴武赟大导演的话剧组,为即将到来的新话剧排练。孙晓律则躺在自己床上,酒意散去,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半夜无眠之后,她干脆打开墙灯,拿出放在床头柜里的黑色盒子。

  盒子里有一本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和一摞百来页的手稿。这两样东西分别是辰尘临去世前最后的日记本和他写给奶奶那篇两万字长信的笔稿。正是因为老七许诺给她这两样东西,去年她才答应在奶奶面前扮演辰尘。可是那天晚上醒来后,奶奶去世了,老七死也了,她便无心挂念这两个物件,没想到今天咖啡店神父送了过来。原来它们一直都在神父手里,只是奶奶去世后,孙晓律在武贇的办公室大闹了一场,神父怕殃及池鱼,日记本和笔稿被毁,才拖到离校最后一天的今天送来。

  时间确实是不错的稀释剂,孙晓律打开黑盒子,关于辰尘的一个个谜团重新浮现出来,当初强烈的好奇心却没了,奶奶去世时的懊悔也淡了许多。她先拿出压在本子下面的长信手稿,粗看了几页,接而迅速翻看起来,这摞手稿实在太过凌乱,每一页上都是满满的修改痕迹,大段大段文字被划掉,然后重新抄写一遍,接着又被划掉。有的页面看似写得密密麻麻,其实基本全都是被划掉的,一整页都是很废稿。段落顺序修改有许多处,要么在侧栏小字写上,用箭头指向位置,要么在两行字中间插入一两句小字,要么一整段圈起来用箭头标识前调或者后调。其他修改方式五花八门不说,手稿被彻底打乱,又没有页码,不知道该从何处看起。

  晓律只好叠整齐,取出黄色牛皮纸封面的本子再将手稿放回去。这本所谓的“日记本”其实是一本日历咖啡店的留言本,不过晓律粗览之后,发现留言本大部分留言都是“七号会员”的人写的,并且他每则留言后面都有标注时间。稍微一想就知道“七号会员”是辰尘,已经看惯了辰尘种种不按套路,故弄玄虚的行事,孙晓律勉强接受老七把它当成辰尘日记的说法。

  验过正品之后,晓律才从前面开始仔细研读。留言从2015年的6月2日开始写的,可以看出当时辰尘已经陷入重度抑郁,最前面的十三则留言只是纯粹的情感抒发,大多零碎短促,非常意识流。中心到都是一样的,都在表达对某个人地苦思,痛斥自己无能。即使没有指名道姓,晓律也能猜出辰尘苦思的人是奶奶,“奈何名作参商”几句诗就记录在这里。

  往下的留言,是几则纯粹情绪发泄的谩骂,相比辰尘大部分作品的扭捏与遮掩不同,这几句略带粗秽的留言是辰尘少有的直白。有趣的是舅公林远、温斯语温大妈、李大爷李昆、以及没见过面的聂大爷聂晓风等人的名字在这里都有被提起。不过这几则留言所提到的当年事,多少有在温斯语等人处知晓,便没有细看。

  草你妈的,林远这傻逼既然不想理会温斯语,干嘛丢给我!

  我操,温斯这孩子挺温顺挺爽朗的啊,不是混蛋林远说的那样。

  妈逼,被温斯语骗了,这小妮子真是又泼辣又能作,聂晓风,李昆这俩傻子还为她团团转,可惜她跟愿跟我一起。

  而在这几人之后,提到袁坤的留言穿插出现,贯穿余下留言,大概是在讲些袁坤躁郁期间的事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坤哥又发病了,意料之中。

  现在的坤哥挺可爱的,能这么一直活着也未尝不好。

  惶恐,那些我为自己编撰的往事,竟被坤哥当成自己的回忆。

  坤哥出院,不安。

  再入院,坤哥的世界严重褪色,我找不到添彩的笔。

  坤哥,我见到光了,但活着这事得劳烦你了。

  晓律仅仅知道辰尘去世前袁坤躁郁发作,具体情况并不明晰。光凭这一系列短碎的留言,她无法理清思路,只好不胜其烦地将其他的留言以各种组合填充到提到袁坤名字的留言中,希望推算出一个解释得通的故事脉络,然而并不如愿,直到窗外的天空开始发亮,才停下纷杂的思绪。

  晓律看了一眼还在酣睡的蔡梓萱,本想捉紧时间补眠,她们约好中午一起吃个午餐,算是告别。但晓律知道自己这一睡下,要在中午前醒来必将十分困难,干脆先不理袁坤的部分,继续阅读辰尘的最后一篇留言,也是这本留言本最后的一篇留言,与之前的留言不同,这篇留言的篇幅达到七页纸的长度。

  辰尘从一张儿时的女装照展开,说出自己作为一个跨性别者在所处时代感受到的来自于家庭和社会的诸多压力,以及自己从迷茫、排斥到认可自己的内心成长历程。

  “照片的留存让我确信,做一个女人,是我从娘胎带出来选择。”

  ?“家人常年把这张照片拿出来当做笑谈,我知道他们谁都没有恶意,但我也意识到一个男孩子喜欢女孩子的事物是要遭耻笑的。”

  “初中第一次对女孩起了生理反应,才消除了这种顾虑,起码性取向上,我还是一个正常人。我觉得,可以作为一个男人活下去。”

  “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还是让我明白天性是抑制不住的,于是我想干脆以后就做个女子,这样一想,我内心豁然许多。通过手术获得一个女性身体的计划就在这个时候开始萌发,此后我伪装成一个男人,只是尽量避免留下作为男性身份的照片。”

  晓律没想到辰尘没有留下照片的原因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同时她也明白了,明明有舅公,袁叔叔等密友的辰尘为什么一直在述说孤独。时代的不同使得她无法理解辰尘当时面临的遭遇,但这种流离于世界之外的孤独她却深有体会,不由得想起这些天与自己推杯换盏的同学校友,师弟师妹往后又有多少机会联系呢?前阵子遇到同班三年的高中同学,已经不能一眼便认出来了,就连名字也要想好久才能想起。大学的这批人,以后遇到又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留言才读了三页,晓律收回已经飘远的思绪,继续往下阅读。

  辰尘从自己高考前抑郁症的突发引申到自己的第一段恋情,然后用四页纸的篇幅,回忆了自己的四段恋情。

  在我抑郁期间夏莹莹是唯一坚持会来跟我讲话的人,一开始我经常无法回应她,她也会像其他无趣地走开,但不妨碍她下一次来找我聊天。。。

  读完辰尘的第一段恋情,晓律特别有共鸣,在那种苦闷压抑无处透气的情况下,出现一个温柔地怀抱,她也会陷入其中,蔡梓萱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夏莹莹呢!所以她读到第四段,辰尘与蔡玲畅的恋情发生在他去世前苦恋奶奶,抑郁发作期间时,并没有感到惊讶。

  除了夏莹莹和蔡玲畅,辰尘发生在大学期间的第二段第三段恋情也是对方表白开始的,他为此颇为得意,并且在两段恋情过度期间提到自己遭到室友胡风的表白。

  与官品今分手后不久,胡风居然跟我表白了,我们一直以为他只是娘一点,软弱一点,没想到他真的是同性恋。我自然是拒绝了他,这让我们之间尴尬了大概一周时间。所以当叶语惠、、跟我表白时,我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地接受她。搞笑的是,我宣布开心新恋情的第二天,胡风跟我们班里女生白羽琳在一起了。

  晓律认为辰尘写这一段有炫耀的成分,不过她自认为能遇到这么多人的表白,自己有意无意会炫耀一下,所以反而觉得辰尘有点可爱。

  四段恋情阅读下来,晓律颇为放松,只是不明白,这篇留言最后落款的时间是2015年11月07日,是辰尘自杀当天写的,算是遗言,为什么别的不提,偏偏要提起这四段恋情。

  遇见她们是我的幸运,与她们一起度过的短暂却温柔的时光,是我此时能够回忆也割舍得去的美好经历。

  ?晓律又默念了即便留言最后的这句话,依然想不明白,反而开始打起瞌睡。此时天空已经大亮,为了打起精神,晓律干脆合上留言本,翻下床去洗漱。

  上一章 ?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