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529)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fm3m.com

  ? ? ? ? ? ? ? ? ? ? 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一章

  ? ? ? ? ? ? ? ? ? 师文静买花送给李桂荣

  ? ? ? ? ? ? ? ? ? 李桂荣用药催产生双子

  ? ? ? ? ? ? ? ? ? ? ? ? ? 4

  林新成跟着师文静走出《豫中日报》社,沿着红旗路北侧人行道向东走,来到了中山路,越来交叉口,顺着中山路西侧向南走,不远就来到了一个公交车停车牌。师文静没有停下来等车,在前面继续走。林新成拉住了她的手问:“大姐,我们不坐公交车吗?这里离长途汽车站还远着呢。"

  师文静说:“当然要坐公交车了。我想往前走走,看有没有花店,我想买一束花送给你爱人,我的桂荣弟妹。"

  林新成说:“大姐,给她买花干什么?别多花钱了。"

  师文静说:“兄弟,我和你已结成了如同一母的姐弟情了,你爱人就是我的娘家弟妹,她现在在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和她笫一次见面,我给她送什么?买束鲜花送给她,即表示了祝福又喜庆。"

  林新成没有再说什么。

  往前又走了一段路,果然有一个花店,俩个人进了店里,师文静向售花的姑娘说明了用意,售花员建议她买仿真塑料花,她说,现在的鲜花都是温室培养的,金东县离这么远,拿回去就枯萎了,失去了送花的意义。塑料花比真的鲜花还鲜艳还好看,路上好拿,还不存在枯萎的事,能放好几年,脏了还能用水冲洗。

  师文静接受了售花姑娘的建议,她捡了十五支已开的或待开的青枝绿叶的红色月季花,让售花姑娘用绿色的纸包在一起。林新成问她,为什么全要红的,她对林新成说,弟妹生孩子,这是红喜,所以全要红的,图吉利。问她为什么要十五支,她说,弟妹她们已经结拜十二个了,加上她和桂芝见英,不是十五个吗。她们十五个姐妹要绑在一起成为一体了。

  师文静付了花钱,左胳膊抱着花,同林新成就走出了花店,操心找公交车站牌。刚才,因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花店上,沒有看见哪里有公交车站牌。现在把注意力放在寻找公交车站牌上,一出花店,就看见店南十几米就有一个。他们来到站牌下,不到两分钟,就有一辆开往火车站的一路车停了下来,俩个人上了车。

  到了火车站终点站,车停了下来。师文静和林新成下了车,急急地往汽车站赶,来到售票大厅,已经快九点了。师文静问售票员,开往金东县的班车,最早的一班是什么时候开。售票员说,最早的是九点半。不过,路过金东县开往陈北县的班车九点钟开,还有两个位置,坐不坐?

  师文静征求林新成的意见。林新成恨不得马上到金东县,就同意坐这个车。

  师文静就把这两个票买了。俩个人检票进站,上了开往陈北县路过金东县的班车。剩下的两个位置在最后一排的左角处,他们走过去坐了下来。

  坐下不到一分钟,汽车就开动了。

  汽车出了汽车站东门口,向北行驶了三百米左右,拐向了正东的铁路北街,路过路北开封高中门口时,林新成对师文静说:“大姐,这就是我上高中的开封高中。开封高中的大门原来在西边的一个小胡同里,胡同两旁是低矮的民房,六八年校革*委*会成立了,把大门挪在了这里,这里原来是学校的总务处的一个大院,扒开院墙就到了大街上。建这个大门,和大门里边的毛*主*席*像,还是我到市教育局申请的水泥。文*化*大*革*命,让我们在这里折腾了二年,使我的大学梦成了泡影。"

  师文静说:“文*化*大*革*命改变了多少学生的命运哪。"

  此时,林新成已伤心的流起了眼泪。

  师文静接着说:“开封高中原来是河南大学的附属高中,校址在东大街。一九五四年,省会从开封迁往郑州后,根据教育部和省政府指示,河南大学的一些院系也迁到郑州自成院校,河南大学本部因规模小了改称为开封师范学院,附属高中也于一九五六年脱离河南大学成了开封高中。现在的校址原是省化工学院,化工学院搬到郑州了,一九六四年,开封高中就搬到了这里。"

  林新成说:“大姐比我知道的还多。"

  师文静说:“六O年秋到六四年秋,我在豫中大学上四年大学的吗。"

  说话间,汽车出了开封,加快了速度。也许是因为陈北县离开封要比金东县城离开封远的多的缘故,车况要比昨天来开封时坐的那辆车好得多,车速尽管快了,颠簸得却不太厉害。

  林新成因夜里没有休息好,又累又困,汽车的颠簸又增加了累困,很快就闭上眼睡着了,并歪在了师文静的身上,师文静把挨着林新成的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稍一用力,林新成便歪在了她的怀里。另一只手拿着的那束月季花遮住了林新成的脸,红月季花影衬的林新成更加好看。看着林新成好看的面容,想想夜间的事,师文静心里甜蜜的。

  汽车又往前走了一段,同样沒有休息好的师文静也终于坚持不住,头一勾,伏在林新成胸上睡着了。

  附近的乘客,根据他们俩个年龄的差别,以及他们上车后的互称,真以为他们是亲姐弟,他们怎样也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

  此时,在金东县人民医院,林新成的妻子李桂荣已经输上了帮她催产的点滴,吕萍和李桂梅在一旁守护着她,她的脸上写滿了幸福。

  八点多吃了早饭,李桂荣正准备让吕萍和李桂梅搀扶着她到院里走走转转,妇产科主任江桂芝领着她的助手弋艺敏英俩个姑娘走进了她的房间,江桂芝对李桂荣说:“桂荣妹妹,昨天下午与新成兄弟通电话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两个老同学师文静单见英,都和你的丈夫新成兄弟结成了姐弟关系,也让我与他结姐弟关系。以后呢,你们想喊我姐喊姐也中,还继续喊嫂子也行,不管喊什么,我们的亲情是一样的。刚才见英妹妹又来电话了,说新成兄弟同意让你用药物催产。他的意思是,今年是龙年,今天又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现在就让用上药。他可能在十一点前后就会回来了,让你在他赶回来之后,十二点钟之前把孩子生下来。"

  李桂荣问:“为什么要赶在十二点钟以前生下来?"

  江桂芝说:“人们也都希望在十二点钟前生,可能有点迷信吧,说十二点钟前生运气旺。"

  李桂荣又问:“那能掌握住吗?"

  江桂芝说:“妹妹,请你相信我的技术。"

  李桂荣点头笑道:“我相信嫂子姐。"

  江桂芝笑道:“两个称呼都用上了,好聪明的妹妹,你们俩个不愧是夫妻。"

  于是,江桂芝开药,两个助手取药,很快就给李桂荣用上了点滴。

  江桂芝根据她们的经验,给李桂荣定好了每分钟的点滴数,保证十二点钟以前能把孩子生下来。

  吕萍和李桂梅就坐在李桂荣一旁守护着她,给她说一些开心的话,弋艺敏英倆个姑娘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

  李桂荣一直处于兴奋与幸福之中。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自己的两个儿子就要降生了。她是杏林岗大队第一个住在医院生孩子的人,而且还是县医院,而且还是县医院的救护车拉来的,而且不到日子用药物催生。不是嫁给林新成这么一个人缘关系好的丈夫,会享受到这种待遇吗?

  

  林木成荫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1.1

  2019.08.22 09:01*

  字数 2503

  ? ? ? ? ? ? ? ? ? ? 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一章

  ? ? ? ? ? ? ? ? ? 师文静买花送给李桂荣

  ? ? ? ? ? ? ? ? ? 李桂荣用药催产生双子

  ? ? ? ? ? ? ? ? ? ? ? ? ? 4

  林新成跟着师文静走出《豫中日报》社,沿着红旗路北侧人行道向东走,来到了中山路,越来交叉口,顺着中山路西侧向南走,不远就来到了一个公交车停车牌。师文静没有停下来等车,在前面继续走。林新成拉住了她的手问:“大姐,我们不坐公交车吗?这里离长途汽车站还远着呢。"

  师文静说:“当然要坐公交车了。我想往前走走,看有没有花店,我想买一束花送给你爱人,我的桂荣弟妹。"

  林新成说:“大姐,给她买花干什么?别多花钱了。"

  师文静说:“兄弟,我和你已结成了如同一母的姐弟情了,你爱人就是我的娘家弟妹,她现在在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和她笫一次见面,我给她送什么?买束鲜花送给她,即表示了祝福又喜庆。"

  林新成没有再说什么。

  往前又走了一段路,果然有一个花店,俩个人进了店里,师文静向售花的姑娘说明了用意,售花员建议她买仿真塑料花,她说,现在的鲜花都是温室培养的,金东县离这么远,拿回去就枯萎了,失去了送花的意义。塑料花比真的鲜花还鲜艳还好看,路上好拿,还不存在枯萎的事,能放好几年,脏了还能用水冲洗。

  师文静接受了售花姑娘的建议,她捡了十五支已开的或待开的青枝绿叶的红色月季花,让售花姑娘用绿色的纸包在一起。林新成问她,为什么全要红的,她对林新成说,弟妹生孩子,这是红喜,所以全要红的,图吉利。问她为什么要十五支,她说,弟妹她们已经结拜十二个了,加上她和桂芝见英,不是十五个吗。她们十五个姐妹要绑在一起成为一体了。

  师文静付了花钱,左胳膊抱着花,同林新成就走出了花店,操心找公交车站牌。刚才,因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花店上,沒有看见哪里有公交车站牌。现在把注意力放在寻找公交车站牌上,一出花店,就看见店南十几米就有一个。他们来到站牌下,不到两分钟,就有一辆开往火车站的一路车停了下来,俩个人上了车。

  到了火车站终点站,车停了下来。师文静和林新成下了车,急急地往汽车站赶,来到售票大厅,已经快九点了。师文静问售票员,开往金东县的班车,最早的一班是什么时候开。售票员说,最早的是九点半。不过,路过金东县开往陈北县的班车九点钟开,还有两个位置,坐不坐?

  师文静征求林新成的意见。林新成恨不得马上到金东县,就同意坐这个车。

  师文静就把这两个票买了。俩个人检票进站,上了开往陈北县路过金东县的班车。剩下的两个位置在最后一排的左角处,他们走过去坐了下来。

  坐下不到一分钟,汽车就开动了。

  汽车出了汽车站东门口,向北行驶了三百米左右,拐向了正东的铁路北街,路过路北开封高中门口时,林新成对师文静说:“大姐,这就是我上高中的开封高中。开封高中的大门原来在西边的一个小胡同里,胡同两旁是低矮的民房,六八年校革*委*会成立了,把大门挪在了这里,这里原来是学校的总务处的一个大院,扒开院墙就到了大街上。建这个大门,和大门里边的毛*主*席*像,还是我到市教育局申请的水泥。文*化*大*革*命,让我们在这里折腾了二年,使我的大学梦成了泡影。"

  师文静说:“文*化*大*革*命改变了多少学生的命运哪。"

  此时,林新成已伤心的流起了眼泪。

  师文静接着说:“开封高中原来是河南大学的附属高中,校址在东大街。一九五四年,省会从开封迁往郑州后,根据教育部和省政府指示,河南大学的一些院系也迁到郑州自成院校,河南大学本部因规模小了改称为开封师范学院,附属高中也于一九五六年脱离河南大学成了开封高中。现在的校址原是省化工学院,化工学院搬到郑州了,一九六四年,开封高中就搬到了这里。"

  林新成说:“大姐比我知道的还多。"

  师文静说:“六O年秋到六四年秋,我在豫中大学上四年大学的吗。"

  说话间,汽车出了开封,加快了速度。也许是因为陈北县离开封要比金东县城离开封远的多的缘故,车况要比昨天来开封时坐的那辆车好得多,车速尽管快了,颠簸得却不太厉害。

  林新成因夜里没有休息好,又累又困,汽车的颠簸又增加了累困,很快就闭上眼睡着了,并歪在了师文静的身上,师文静把挨着林新成的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稍一用力,林新成便歪在了她的怀里。另一只手拿着的那束月季花遮住了林新成的脸,红月季花影衬的林新成更加好看。看着林新成好看的面容,想想夜间的事,师文静心里甜蜜的。

  汽车又往前走了一段,同样沒有休息好的师文静也终于坚持不住,头一勾,伏在林新成胸上睡着了。

  附近的乘客,根据他们俩个年龄的差别,以及他们上车后的互称,真以为他们是亲姐弟,他们怎样也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

  此时,在金东县人民医院,林新成的妻子李桂荣已经输上了帮她催产的点滴,吕萍和李桂梅在一旁守护着她,她的脸上写滿了幸福。

  八点多吃了早饭,李桂荣正准备让吕萍和李桂梅搀扶着她到院里走走转转,妇产科主任江桂芝领着她的助手弋艺敏英俩个姑娘走进了她的房间,江桂芝对李桂荣说:“桂荣妹妹,昨天下午与新成兄弟通电话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两个老同学师文静单见英,都和你的丈夫新成兄弟结成了姐弟关系,也让我与他结姐弟关系。以后呢,你们想喊我姐喊姐也中,还继续喊嫂子也行,不管喊什么,我们的亲情是一样的。刚才见英妹妹又来电话了,说新成兄弟同意让你用药物催产。他的意思是,今年是龙年,今天又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现在就让用上药。他可能在十一点前后就会回来了,让你在他赶回来之后,十二点钟之前把孩子生下来。"

  李桂荣问:“为什么要赶在十二点钟以前生下来?"

  江桂芝说:“人们也都希望在十二点钟前生,可能有点迷信吧,说十二点钟前生运气旺。"

  李桂荣又问:“那能掌握住吗?"

  江桂芝说:“妹妹,请你相信我的技术。"

  李桂荣点头笑道:“我相信嫂子姐。"

  江桂芝笑道:“两个称呼都用上了,好聪明的妹妹,你们俩个不愧是夫妻。"

  于是,江桂芝开药,两个助手取药,很快就给李桂荣用上了点滴。

  江桂芝根据她们的经验,给李桂荣定好了每分钟的点滴数,保证十二点钟以前能把孩子生下来。

  吕萍和李桂梅就坐在李桂荣一旁守护着她,给她说一些开心的话,弋艺敏英倆个姑娘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

  李桂荣一直处于兴奋与幸福之中。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自己的两个儿子就要降生了。她是杏林岗大队第一个住在医院生孩子的人,而且还是县医院,而且还是县医院的救护车拉来的,而且不到日子用药物催生。不是嫁给林新成这么一个人缘关系好的丈夫,会享受到这种待遇吗?

  ? ? ? ? ? ? ? ? ? ? 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一章

  ? ? ? ? ? ? ? ? ? 师文静买花送给李桂荣

  ? ? ? ? ? ? ? ? ? 李桂荣用药催产生双子

  ? ? ? ? ? ? ? ? ? ? ? ? ? 4

  林新成跟着师文静走出《豫中日报》社,沿着红旗路北侧人行道向东走,来到了中山路,越来交叉口,顺着中山路西侧向南走,不远就来到了一个公交车停车牌。师文静没有停下来等车,在前面继续走。林新成拉住了她的手问:“大姐,我们不坐公交车吗?这里离长途汽车站还远着呢。"

  师文静说:“当然要坐公交车了。我想往前走走,看有没有花店,我想买一束花送给你爱人,我的桂荣弟妹。"

  林新成说:“大姐,给她买花干什么?别多花钱了。"

  师文静说:“兄弟,我和你已结成了如同一母的姐弟情了,你爱人就是我的娘家弟妹,她现在在县医院住着待产,我和她笫一次见面,我给她送什么?买束鲜花送给她,即表示了祝福又喜庆。"

  林新成没有再说什么。

  往前又走了一段路,果然有一个花店,俩个人进了店里,师文静向售花的姑娘说明了用意,售花员建议她买仿真塑料花,她说,现在的鲜花都是温室培养的,金东县离这么远,拿回去就枯萎了,失去了送花的意义。塑料花比真的鲜花还鲜艳还好看,路上好拿,还不存在枯萎的事,能放好几年,脏了还能用水冲洗。

  师文静接受了售花姑娘的建议,她捡了十五支已开的或待开的青枝绿叶的红色月季花,让售花姑娘用绿色的纸包在一起。林新成问她,为什么全要红的,她对林新成说,弟妹生孩子,这是红喜,所以全要红的,图吉利。问她为什么要十五支,她说,弟妹她们已经结拜十二个了,加上她和桂芝见英,不是十五个吗。她们十五个姐妹要绑在一起成为一体了。

  师文静付了花钱,左胳膊抱着花,同林新成就走出了花店,操心找公交车站牌。刚才,因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花店上,沒有看见哪里有公交车站牌。现在把注意力放在寻找公交车站牌上,一出花店,就看见店南十几米就有一个。他们来到站牌下,不到两分钟,就有一辆开往火车站的一路车停了下来,俩个人上了车。

  到了火车站终点站,车停了下来。师文静和林新成下了车,急急地往汽车站赶,来到售票大厅,已经快九点了。师文静问售票员,开往金东县的班车,最早的一班是什么时候开。售票员说,最早的是九点半。不过,路过金东县开往陈北县的班车九点钟开,还有两个位置,坐不坐?

  师文静征求林新成的意见。林新成恨不得马上到金东县,就同意坐这个车。

  师文静就把这两个票买了。俩个人检票进站,上了开往陈北县路过金东县的班车。剩下的两个位置在最后一排的左角处,他们走过去坐了下来。

  坐下不到一分钟,汽车就开动了。

  汽车出了汽车站东门口,向北行驶了三百米左右,拐向了正东的铁路北街,路过路北开封高中门口时,林新成对师文静说:“大姐,这就是我上高中的开封高中。开封高中的大门原来在西边的一个小胡同里,胡同两旁是低矮的民房,六八年校革*委*会成立了,把大门挪在了这里,这里原来是学校的总务处的一个大院,扒开院墙就到了大街上。建这个大门,和大门里边的毛*主*席*像,还是我到市教育局申请的水泥。文*化*大*革*命,让我们在这里折腾了二年,使我的大学梦成了泡影。"

  师文静说:“文*化*大*革*命改变了多少学生的命运哪。"

  此时,林新成已伤心的流起了眼泪。

  师文静接着说:“开封高中原来是河南大学的附属高中,校址在东大街。一九五四年,省会从开封迁往郑州后,根据教育部和省政府指示,河南大学的一些院系也迁到郑州自成院校,河南大学本部因规模小了改称为开封师范学院,附属高中也于一九五六年脱离河南大学成了开封高中。现在的校址原是省化工学院,化工学院搬到郑州了,一九六四年,开封高中就搬到了这里。"

  林新成说:“大姐比我知道的还多。"

  师文静说:“六O年秋到六四年秋,我在豫中大学上四年大学的吗。"

  说话间,汽车出了开封,加快了速度。也许是因为陈北县离开封要比金东县城离开封远的多的缘故,车况要比昨天来开封时坐的那辆车好得多,车速尽管快了,颠簸得却不太厉害。

  林新成因夜里没有休息好,又累又困,汽车的颠簸又增加了累困,很快就闭上眼睡着了,并歪在了师文静的身上,师文静把挨着林新成的胳膊搭在他的脖子上,稍一用力,林新成便歪在了她的怀里。另一只手拿着的那束月季花遮住了林新成的脸,红月季花影衬的林新成更加好看。看着林新成好看的面容,想想夜间的事,师文静心里甜蜜的。

  汽车又往前走了一段,同样沒有休息好的师文静也终于坚持不住,头一勾,伏在林新成胸上睡着了。

  附近的乘客,根据他们俩个年龄的差别,以及他们上车后的互称,真以为他们是亲姐弟,他们怎样也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

  此时,在金东县人民医院,林新成的妻子李桂荣已经输上了帮她催产的点滴,吕萍和李桂梅在一旁守护着她,她的脸上写滿了幸福。

  八点多吃了早饭,李桂荣正准备让吕萍和李桂梅搀扶着她到院里走走转转,妇产科主任江桂芝领着她的助手弋艺敏英俩个姑娘走进了她的房间,江桂芝对李桂荣说:“桂荣妹妹,昨天下午与新成兄弟通电话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两个老同学师文静单见英,都和你的丈夫新成兄弟结成了姐弟关系,也让我与他结姐弟关系。以后呢,你们想喊我姐喊姐也中,还继续喊嫂子也行,不管喊什么,我们的亲情是一样的。刚才见英妹妹又来电话了,说新成兄弟同意让你用药物催产。他的意思是,今年是龙年,今天又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现在就让用上药。他可能在十一点前后就会回来了,让你在他赶回来之后,十二点钟之前把孩子生下来。"

  李桂荣问:“为什么要赶在十二点钟以前生下来?"

  江桂芝说:“人们也都希望在十二点钟前生,可能有点迷信吧,说十二点钟前生运气旺。"

  李桂荣又问:“那能掌握住吗?"

  江桂芝说:“妹妹,请你相信我的技术。"

  李桂荣点头笑道:“我相信嫂子姐。"

  江桂芝笑道:“两个称呼都用上了,好聪明的妹妹,你们俩个不愧是夫妻。"

  于是,江桂芝开药,两个助手取药,很快就给李桂荣用上了点滴。

  江桂芝根据她们的经验,给李桂荣定好了每分钟的点滴数,保证十二点钟以前能把孩子生下来。

  吕萍和李桂梅就坐在李桂荣一旁守护着她,给她说一些开心的话,弋艺敏英倆个姑娘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看。

  李桂荣一直处于兴奋与幸福之中。今天是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自己的两个儿子就要降生了。她是杏林岗大队第一个住在医院生孩子的人,而且还是县医院,而且还是县医院的救护车拉来的,而且不到日子用药物催生。不是嫁给林新成这么一个人缘关系好的丈夫,会享受到这种待遇吗?